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阳城市公用集团万有裕的网易博客

有话就说,实话实说,真话真说,无话不说。本人郑重声明本博客原创文章谢绝分享转载

 
 
 

日志

 
 

【原创】夕阳情 第三章  

2009-06-25 05:08:58|  分类: 小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夕阳情》作者:万有裕

http://www.qdwenxue.com/BookReader/1589733.aspx

 2006年春节后,谢英娟从S城回到B市,临行前她去超市买了一些东北土特产,什么榛蘑啊、木耳啊、猴头啊,等等,大包小裹地送给张校长,张玉珍非常高兴,一番客气后还是收下了,并再三地表示感谢。其实这些也不是啥稀罕东西,在全国各地的大小超市都能见到,过去是物质极大的匮乏,现在是物质极大的丰富,山珍海味也飞入寻常百姓家。人就是这样,别人送的和自己的买的虽东西一样,但感觉是不同的,受赠方觉得这是你对他的尊敬,馈赠方也感到这是联络彼此感情的一种方式。几千年来中国传统文化讲究礼尚往来,这习俗根深蒂固、薪火相传、绵延不绝,在这看似庸俗的以物易物的交易中双方都得到了尊重和补偿,精神上都得了愉悦和寄托。来而不往非礼也。张校长投桃报李,当起了媒人。

“谢老师,你离婚几年了?”张玉珍关切地问道。

“快三年了吧!”谢英娟边回想边应答。

张校长说:“三年啦,也该找个人啦,想不想再找个人家啊?”

谢英娟有些难为情地:“这儿…一个人过也挺好的,但、但要是遇见合适的找也行。”

“合适的是啥标准啊,合适的是可遇不可求的。这中老年人黄昏恋也是一种缘分,缘分来啦挡都挡不住。我手头倒是有一个老头儿,从直觉上看我觉得你俩挺般配的,你要有意哪天我给你联系联系。”

“老头儿多大年纪了,做什么工作啊?”

“能比你大个十来岁吧,退休前在部队从事文职工作,退休后也没闲着,在原来的部队找补差呢,听说是搞文字编辑工作的。”

“哦,他也是离婚的?”

“不是。他老伴儿患乳腺癌前年病故了。”

“嗯!是这样。孩子都成家了吧?”

“老头儿有一儿一女,都单独过。老头儿挺孤独的,忖思找个老伴儿,好有个说话唠嗑的人。这人啊一老了就怕孤独,都说最美不过夕阳红,但那是指活到老、过到老的老夫老妻的,单身老人的日子难熬啊!”

“那是,那是。张校长你先把我的情况跟老头儿说一下,他要是没意见,就见个面,认识一下。”

“好啊!抽空我给老头儿打个电话,你等着听我信吧!”

“谢谢您啦!个人的事也让您费心,真不好意思。”

“谢啥呀,别客气,谁跟谁呀!我要是能当成这个红娘可积了德了。”

 B市的春天来得格外早,北归的太阳把她温暖的阳光撒向了冰封了一冬的大地。尽管春寒料峭,但已暖意融融。3月下旬小草就破土了,一片片绿茵从枯草丛中钻了出来,街上光秃秃的行道树有的已吐露出嫩芽尖,桃树上已结满了花骨朵,那象征着春天的蓓蕾正欲迎风绽放,虽然偶尔有冷空气袭来,但已阻挡不住春天的脚步。爱美的女士们性急的穿上了质地厚实的裙子,什么皮裙、牛仔裙等等,脚上再穿上长筒的皮靴以抵御早晚的凉气,摇摆的裙子成了城市里的一道风景线,从人们的着装上就能看出寒冷漫长的冬季就快过去了,风情万种的春天正含情脉脉地走来,真是春光明媚迷人眼,春意盎然又一年。

这天上午,张玉珍告诉谢英娟,下午4点在华茂约会。

谢英娟既兴奋又有些忐忑,兴奋的是年岁大了,想在B市找到意中人,晚年也有个归宿,不安的是这个人长的啥样啊,人品好不好,性格怎么样,俩人能互相看上吗?唉!女人就爱胡思乱想,上了岁数的女人尤其如此。

下午,谢英娟洗过脸,化了一层淡妆,里面穿上了红色羊绒衫,外面套上银灰色风衣,显得搭配合体,风姿绰约,妩媚动人。在张玉珍的陪同下来到了华茂。

华茂是一家大型超市,张校长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超市老年人多,人来人往的不易察觉,照顾了老年人爱面子的心理,要是上公园有点太惹眼,何况现在的公园也不太清静。

进了超市大门,谢英娟就看见大厅时装展橱前站着一个老头儿,身高大约一米七五,身材削瘦。女人的第六感特别好,谢英娟的直觉告诉她,给她介绍的一定是这个人。果然不出所料,张校长径直把她带到了他的面前。

“陈哥,早来了。我给你俩介绍一下。这是陈哥,陈清水,她姓谢,谢英娟,你俩儿认识一下吧!”

老头儿边打量着谢英娟边伸出了手:“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谢英娟:“你好!彼此彼此。”她只是轻轻握了下老头儿的手,有点点到为止的意思。

“这地儿还行吧,你俩慢慢聊吧,我有事先走了。”张玉珍借故转身告辞了。

“张校长再见!慢点走。”谢英娟和张玉珍打着招呼。

陈清水也向张玉珍摆摆手。

第一次见面俩人没有多谈,只是相互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临别时陈清水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这是我的照片,送给你吧!”谢英娟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她不想接,心想八字还没一撇呢,怎么就送照片了,这也太唐突了。但见他已经递了过来,不接又让人下不来台,就伸手接过,放进随身带的包里。“下次啥时候再见面啊?”陈清水问。“听张姐信吧!”谢英娟说完就走了。陈清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不靠谱,恐怕没戏。”

谢英娟边往回走边后悔,后悔自己太爱面子了,拿人家照片干嘛,他会以为我同意促呢,这多不好。老头儿条件挺好,就是显老,不般配。她合计怎么跟张玉珍说推掉这门亲事,不知不觉回到了学校。

张校长见谢英娟回来了,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看着行不?”

“咋说呢,条件是不错,人也挺好,就是看着不般配。”

“老头儿是显老了点,比你大十来岁呢,能不显老吗?”张玉珍一下子就明白了谢英娟的话外音。

谢英娟从兜里掏出照片:“他还给我张照片,张姐哪天你替我还给他吧!”

张校长接过看了看:“年轻时老陈很英俊嘛,有一股军人的干净利落劲。你呀先别做决定,想一想再定。这老年人找老伴儿呀不容易,哪有四眼齐的,各方面都好不成香饽饽啦,差不多就行,别太计较。你俩也是有这个缘分,先促促看吧,实在没感觉再拜拜也不迟。我给他回个信,哪天你给他送照片去,再见见面,好好唠扯唠扯,没准会有点感觉。好不好?”

话已至此,谢英娟也不再好说什么:“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第二次见面张玉珍把他俩安排在了水城公园。 

水城历史悠久,距今已有七八百年了,总面积60多公顷,解放后几经改造现在已辟为水城遗址公园。初春的这里风光优美,气象万千,春意盎然。运河两岸满是花草树木,非常茂盛,尤其是那报春花叶未吐绿,花先绽放,在春风中摇曳着枝条,在空气中散发着幽香,煞是招人喜爱,令人神往。

谢英娟与陈清水的夕阳情、黄昏恋确切的说应该是从水城这个地方开始的。对第二次见面谢英娟本来是没抱什么想法的,寻思和陈清水见个面把照片还给他就得了,然而事与愿违,没想到事情却起了微妙的变化。那天下午俩人在公园的甬道上边走边聊,谢英娟掏出照片还给陈清水,但他没有接:“留着做个纪念吧,以后再找老伴儿也可以做个比较,你就拿我当参照物吧!”

谢英娟心想他还挺风趣,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就拿你当参照物。“你不要的话那我只好扔了?”她想试探一下他的反应。

“反正照片在你手里,揣起来是你的自由,扔了也是你的权利,何况还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儿照片,不足珍惜,不足珍惜啊!”陈清水话里有话,谢英娟听得出来。

“你啥意思啊!阴阳怪气的,我可没说你风烛残年啊!”

“这还用别人说吗?毛主席说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自己长啥样儿还不知道啊,没遇见你吧,我还有点风华正茂的感觉,和你一见面才知道有点对不住你,说风烛残年还是比较准确的。”

“别往我身上扯,你风烛还是风华与我有何干系?你残年还是正茂也和我说不着啊!”谢英娟没好气地说。

“你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陈清水不紧不慢地接着说。“和你在一起不就得说对不住你呀,我要是和别人说对不住人家,不把人家吓一跳,还以为我是疯子呢!”

俩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调侃着。这时刚巧从对面走过去一个老妪,那老妪躬着腰,手柱着一根拐杖,蹒跚着从他俩身旁过去了。谢英娟打趣道:“哎,你去和刚过去的那老太太说对不住人家,看人家不拿拐杖抽你?”

陈清水转身装作真要去说的样子,走了两步猛然回过头来,俩人对视了一下,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那老妪听到笑声还回头看了他俩一眼,这一看令刚刚收住的笑声又开了锅。好久没这么开心地大笑了,谢英娟笑的渗出了眼泪,心想他还挺能作妖的。

陈清水看谢英娟情绪不错,一本正经地说:“说实话从打老伴儿过世后,我一个人是孤苦伶仃的,虽然请了个保姆照顾生活,在原单位上班找补差,有点事做,不愁吃也不愁穿的,儿女们有时也过来看看我,但还是觉得内心孤独,精神寂寞,身边没个说话唠嗑的人,出来进去孑然一身,唉,这日子啊也挺难熬的。”

他的这番话拨动了谢英娟的心弦,触动了她的情感神经,离婚后的这些年我不也是在孤寂和压抑中过来的吗?她能够想象和理解陈清水的苦闷和愁绪。

“这两年街坊邻居、单位同事也给我介绍了几个,不是人家看不上我,就是我没看上人家,总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也许是缘分没到吧。”陈清水自言自语地说。

这时他看见道旁边树下有一长条木制椅子,“咱俩坐一会儿,歇歇脚吧!”谢英娟从随身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椅子上的浮尘,刚要把纸扔了时,陈清水接了过去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旁,把纸放了进去。

他挨着谢英娟坐下,她本能地向旁边挪了一下,与他保持着近一尺的距离。俩人一时无语,双方一阵沉默,都感到有点尴尬。

陈清水清了清嗓子,打破了这无言的僵局:“我在部队工作了一辈子,虽说没拿过枪上过战场,但也算半个军人吧!军人喜欢直来直去,我也不拐弯抹角兜圈子了,实话实说,我对你非常满意,没有意见,我就是想和你促下去的,不知道你是啥想法,反正这事是两厢情愿的,你要是不同意也没关系,就照直说,现在拿不定主意呢,那我就再等等。”陈清水希望谢英娟能给他个明确的答复。

谢英娟抬头看了看天,对陈清水的“突然袭击”毫无思想准备,她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来B市呢不是为了找老伴儿,主要是来工作的,也是散散心,找老伴儿是遇着合适的就促,遇不着就拉倒。至于咱俩儿的事,你的意思我听明白了,但我呢说实话真还没想好,你给我点时间,容我再考虑考虑,行与不行我都会告诉你的。”

虽然不是最好的结果,但也没有在此“拜拜”,就谢天谢地了。她今天是来还照片的,想还完照片就走人,现在留下个活络话,说明她的态度起了变化。都说女人的心思很难猜,但陈清水猜得真就八九不离十。大幕刚开启,后面还有戏,陈清水为自己今天的表现暗自叫好。

“留下电话吧,免得老麻烦张校长。”陈清水的要求合乎情理,谢英娟没有拒绝的理由。

谢英娟把自己手机号码告诉了他,陈清水存在了自己的手机通信录里。一会儿谢英娟的手机响了起来,“别接,我打的,试一下,怕记差了。”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不好拿。陈清水当面试一下也是有原因,吃一堑长一智,人不能在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啊!去年他就被人家忽悠了一回。那次是邻居给他介绍个老伴儿,女方是一家企业的中层干部,50刚出头,丧偶,各方面条件都挺好。他第一次面就看上了人家,俩人唠的也算投缘,临别时陈清水跟人家要了电话,回家后一打竟然是个老爷们儿,还让人家损了一顿,气得他一天没吃饭,三天还窝火呢!他搞不清是自己记错号了还是让人家给忽悠了,但不管咋地这个教训他是吸取了。

谢英娟忖思他心还挺细的,就把打进的号码也存进了手机里。

走出公园大门,俩人就分手了。陈清水向西走去,午后的阳光把他的影子留在了身后,目送他远去的背影,谢英娟陷入沉思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1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