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阳城市公用集团万有裕的网易博客

有话就说,实话实说,真话真说,无话不说。本人郑重声明本博客原创文章谢绝分享转载

 
 
 

日志

 
 

【原创】同桌的你  

2011-02-19 09:20:04|  分类: 发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桌的你 - 万有裕 - 万有裕的博客
        这是1973年在游览北陵公园时照的,同桌蕙与英都在这张照片里。后排左起第四人是我本人。

  (此稿2011年3月17日发表在《时代商报》“沈阳往事”版上)

 
        除夕夜看了央视春晚,赵本山、小沈阳、王小利等人表演的小品《同桌的你》,令人捧腹大笑,又感到特别的温暖。开怀之余,不禁让人想起学生时代同桌的你,这是每个人都有的经历和感受,也是一段珍藏在心底的特别记忆。

 从小学到中学,九年的学生时代里,与我同桌的女生恐怕有二十几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我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小学时的蕙和中学时的英。

 我是1967年上小学的,就读于沈河区团结路第二小学,也许那时太小,也许没有什么故事,一至三年级的同桌已不大记得了。四年级时换了班主任,新来的王秀清老师对学生座位进行了重新划分,我和蕙被安排为同桌。她五官端正,眉清目秀,是一位秀外慧中的女孩,上课注意听讲,待人热情,心地善良。不像有的女生那样斤斤计较,常常在课桌的中间划一条线,写作业时胳膊肘儿过了线,就不依不挠,说你“侵略”了她的地盘,轻者告诉老师,重者还找来哥哥“收拾”你。记得在二年级时,我就因为“侵略”人家被女生的哥哥训斥过。由于我习性难改,在与蕙同桌时也经常越界,但蕙从来没有划过线,她只是向边上挪一挪,继续写作业,她的大度使我对她有了好感。或许由于我俩长的有点像,一次上自习时,坐在前排的董中国,回过头来跟我借橡皮,我把放在蕙那边的橡皮拿给他,董中国很不高兴地说:“我跟你借橡皮,你拿人家的干啥?”还未等我解释,蕙说:“这就是他的橡皮。”“他的橡皮放你那边,你俩是亲戚啊?”蕙小脸气的通红:“什么亲戚啊?他经常放我这儿,你看这支铅笔也是他的。”我把铅笔拿了过来放进文具盒里。这段对话被周围的同学听见了,此后同学就把我俩的关系定位为“亲戚”,这个绰号也在同学间传开了,一直到中学毕业。一开始谁这么叫,我俩都不答应,有时还跟人家急,但时间长了,听的也习惯,算是默认了。

 到了中学,我和蕙不是同桌了,但还在一个组里,她就坐在我的前排,也算是近距离了。她的学习成绩中等偏上,遇到不会解的数学和物理题,她就回头问我,每每我都耐心地告诉她,她时常莞尔一笑,脸颊上笑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她的字写的工整而秀气,令我非常羡慕,我就问她咋练的,她说也没练啊,就是慢慢写,越写越好呗!为了模仿她的字,我就把新买的作业本给她,让她给我写上学校、班级和名字,她从不拒绝,只是我没坚持下来,反而字越写越潦草了。

 由于我班女生力量比较薄弱,初一下学期班主任从八班把英挖来作班干部,并把她安排为和我同桌。我对英虽然不熟,但也认识。小学最后一年祭扫烈士墓时,我俩都是班级里的举牌手。那时教学不像现在这么紧,作业也没有那么多,每到上自习课我就看课外书,记得浩然的《艳阳天》、《金光大道》,黎汝清的《海岛女民兵》等等,都是那时候阅读的。有时她好奇的问:“你看的什么书?”我把书一合,让她看下封皮,她眨着大眼睛又问:“写的啥啊?给我讲讲呗。”我就向她介绍一下书的梗概。后来,我从一位同学手中借来了《青春之歌》,当时这是一本禁书,不能公开看,但同学催还的紧,我只好拿到课堂上看了,除了班主任的课不看外,其他课我是一节不落地看。她见我这么聚精会神、如饥似渴,就问:“啥书?这么吸引你。”我悄声告诉她:“青春之歌。”她迫不及待的说:“看完讲啊?”还等看完干啥啊,我当即就把看过的情节简述给她,讲了林道静参加革命前后与余永泽、卢嘉川的恋爱故事,也许正处在情窦初开的年龄,我讲的津津乐道,她听的津津有味,完全忘记了这是在课堂上。“万有裕,上课不注意听讲,干什么呢?”听到教语文的母老师厉声质问,我才惊醒过来,支支吾吾地说:“没、没做什么。”母老师瞪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母老师给我留了面子,没再批评我,可能是因为我作文写的好的缘故,去年那篇《东陵公园游记》曾在全学年作为范文轮讲,给母老师留下了好印象。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承想三天后,班主任给英调座了,我当时心里好一阵惆怅。 后来,我们之间交往少了,但一直保持着对彼此的好感。那年迎新年联欢会她是主持人,猜字谜时,她出了谜面“十二点,打一个字”,好多同学都举起了手,但她把机会给了我,让我得到了一件小小的奖品;那年寒假积肥,我没完成任务,她是当天的检斤员,在她的帮助下我完成了任务。

 1976年中学毕业后,蕙和英都上山下乡了,我按政策留在了城里。1977年春节去看班主任时,见到过蕙,以后就再也没见到。1994年7月同学聚会时,我期待着能见到蕙和英,但30多名同学都到了,却没见她俩人影,让我很失望。晚上在北站附近一家宾馆唱卡拉OK时,英来啦,给了我一个惊喜。我俩坐在一旁闲聊起来。她问我:“你现在身体怎么样?我记得你上学时身体不太好。”这么多年了,她还关心着我的身体,让我心头一热,“谢谢!我现在身体很好。”“唉!啥好也不如有个好身体。”这时我拿出事先写好的《同学聚会有感》(此文在博客诗歌篇里)的小诗递给她,“这是我写的一首诗,给你留个纪念吧!”她悄声读了起来,灯光下我仔细打量她,身材虽有些发福,但风韵犹在,气质依然。她说:“写的好,挺全面,真佩服你,还是那么有才!”我俩对视一下,嘿嘿地笑了。

 聚会结束时快午夜了,目送她打车回去,我才骑车回家。当时没有手机,留的BP机号码现在成了空号。屈指算来,同桌的蕙已经30多年没见了,同桌的英也17年没有音讯了。同桌,你们还好吗?我衷心地祝福你们开心快乐,生活幸福!

 

【原创】同桌的你 - 万有裕 - 万有裕的博客【原创】同桌的你 - 万有裕 - 万有裕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2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