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阳城市公用集团万有裕的网易博客

有话就说,实话实说,真话真说,无话不说。本人郑重声明本博客原创文章谢绝分享转载

 
 
 

日志

 
 

【原作】红日记1981 陪同学探望劳教的弟弟  

2011-03-16 06:11:14|  分类: 红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作】陪同学探望劳教的弟弟 - 万有裕 - 万有裕的博客

 

1981年5月13日 星期三 晴

 

今天特意请了假,陪同学赵兴华探望因打架斗殴在马三家子教养院劳教的弟弟。

早晨,明媚的阳光洒满了大街小巷。我拎着兜子刚走出胡同口,看见同学赵兴华背着一个旅行包从东走来。“我正想找你去呢?”兴华看了一眼手表说:“不急,时间赶趟。”

咱俩一手拎一个旅行包的提手,脚步匆匆地向沈阳北站走去。路上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我俩边走边聊,兴华和我聊起了最后一次见到弟弟的情景。

一个多月前,我姐结婚,我写信告诉了弟弟,让他和管教请假,回来参加姐姐的婚礼。弟弟和管教请假,但管教没给假。弟弟想参加姐姐婚礼心切,更想和家人团聚,冲动之下他萌生了逃回来的念头。结婚前一天晚上弟弟跑了回来,把全家人吓了一跳,父母一再劝他回去,死犟的弟弟说什么也不肯回去。结婚那天,亲朋好友们正吃着酒席,突然一辆北京吉普车停在了院子里,下来两个警察直奔屋里。正等着姐夫给斟酒的弟弟一看吓懵了,酒杯掉到了地上。警察把弟弟带走了,姐姐哭的悲痛欲绝,喜事成了伤心事。说到这儿,兴华的眼睛潮湿了。我说:“事情都过去了,别伤心了。这次见到他,咱俩好好劝劝他,让他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重新做人。”兴华点了点头。

走上天桥,就看见沈阳北站了。向站台里望去,只见一列货车隆隆驶出,震的天桥都有点颤动。到了站前广场,我把旅行包给兴华一人拎,径自去商店里买东西,听见他在后面喊:“哎!啥也别买,我都给他带了。”

哪能空手去看一个孩子呢,买多买少是我的一份心意。进了商店,我想起他家祖籍是山东,爱吃面食,就改变了买罐头的想法。我买了二斤蛋糕,一斤糖蜜果,两根麻花和几斤苹果,装进兜子里,兜子立即鼓了起来。回到售票处兴华已经买好火车票。离检票还有半个多小时,旅客们就起身排队候车了。

上车后我在挨着车窗的座位坐下,火车缓缓驶出站台,经皇姑屯向西南方向驶去。不一会儿就离开了城市,进入了乡村。初夏的田野杨柳泛着新绿,杂草郁郁葱葱,但大田里的庄稼还没有长出,那新翻的垄沟向远方延伸,显得非常空旷。一座村庄映入我们的眼帘,袅袅的炊烟,整齐的柴垛,一幢幢瓦房,一个个院落。鸡啄食,鸭下河,羊啃青,牛漫坡,美丽的田园风光,没有插队下乡的我目不转睛地欣赏着这农村的景色了。

我光顾看了,忽略了兴华的感受。此刻他好像陷入沉思中,坐在哪儿有些发呆。我捅了他一下:“喂,想什么呢?”“没,没想什么。”我有点明知故问,他一定是在想弟弟,想即将到来的兄弟会面。他弟弟小我们五岁,是个挺老实、挺有内秀的孩子。上学时美术不错,画画挺好的,街道出黑板报时还常求他给画报头和插图,怎么就进教养院了呢?我想问他,但又怕触动他心底的伤痛。兴华似乎看出了我的意思,放低声音和我说:“我弟弟太讲哥们义气了,才吃了这么大的亏。那次打架,他见好哥儿们被人打了,他就急了,抡起拳头打人家,对方掏出了刀子,他夺下刀子捅了人家,幸运的是没伤到动脉,要不事更大了。”兴华叹了口气。“后来警察来了,把弟弟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被判教养两年。父亲气得住进了医院,母亲哭红了眼睛。家里因为他在街坊邻居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这事发生有偶然性,你弟弟本质不坏,他一定会吸取教训,改邪归正的,千万不要让他背思想包袱。”我说。

“我担心的就是怕他背上包袱,破罐子破摔。”

“不会的,见到他我们一起开导他,劝劝他。”

走出火车站,我俩徒步向教养院走去。我问兴华:“有多少里路?”他说:“多少里路说不好,上次我自己来时走了将近一个钟头。”太阳升高了,天气热起来,我俩三步并作两步的赶路,身上有点冒汗了,但兴华没有放慢脚步,他想见到弟弟的心情是多么急切啊!

大约四十多分钟后,我俩气喘吁吁地来到了辽宁省马三家子劳动教养院门前。望着那高高的围墙,森严的大门,我不禁暗想他弟弟是怎么逃回来的呢?

兴华办理了探视手续,门卫让我们稍等。过了一会儿,从里面出来个警察,把我俩领进了会面室。一袋烟的功夫,门开了,警察把兴华弟弟领了进来,扔下一句“见面二十分钟”,就关上门出去了。兴华紧紧地拥抱着弟弟,嘴里不停地念叨:“哥来看你了,哥来看你了。”弟弟倚在哥哥的肩头抽泣道:“嗯…嗯…我想爸爸妈妈…”兴华的眼睛里噙满了泪花,目睹这场面,我的眼角也湿润了。

“能吃饱不?”

“能。”

“干活累不?”

“不太累。”

“回来后,加期没?”

“加了半年。”他“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声里能听出他对自己一时冲动的悔恨。

我见机插话道:“弟弟别哭了,今天我和你哥来看你,一是想了解下你的表现,二是想和你交流下思想。路上我和你哥说你是个好孩子,只是太讲哥儿们义气了,才一失足成千古恨。人不怕犯错误,咱哪儿跌倒从哪儿爬起来,咱要安心改造,痛改前非,好好表现,重新做人。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回来后管教狠狠批评了我,帮助我提高思想认识,让我写了检查,在会上做了检讨。我现在就想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去。”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样想就对了,千万不要自暴自弃,要从灵魂深处认识到错误,用行动改正错误,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警察推门进来,见面的时间到了,他检查下我们带来的物品。临别时兴华和弟弟拥抱了一下,我紧紧地和他握手,以这种方式给他以鼓励。

回来的路上,兴华脸上的愁云消散了,心情好了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