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阳城市公用集团万有裕的网易博客

有话就说,实话实说,真话真说,无话不说。本人郑重声明本博客原创文章谢绝分享转载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青葱岁月24  

2013-12-20 07:29:42|  分类: 小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敬献给同时代的老师和同学们。那是一段青涩的岁月,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那是磨难中成长的难忘记忆。
                                                                     ——题记


第二十四章

 

11月末,一场大雪不期而至,这是今冬的第一场雪,从早上开始下,到了傍晚才小了一些。这场大雪纷纷扬扬,飘飘悠悠地天空中飘落下来,空中的雪花,宛若小小的白羽毛,又像吹落的梨花瓣,零零落落,挥挥洒洒。那洁白的天使像烟一样轻,似玉一样润,如云一样白,悄悄降落到城市的各个角落,放眼望去,整座城市白茫茫亮晶晶的一片。有如绵絮般的雪花装点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浑然一色。兴工广场更是银装素裹,格外美丽,那些苍松翠柏上挂满了沉甸甸、蓬松松的雪球儿,那些椅子上也落了厚厚的一层雪。 玉树琼花,瑞雪迎冬,挥洒着一份自信与从容,飘洒着一份浪漫与圣洁,覆盖了春的铅华与蓬勃,冷却了夏的流火与炎热,隐没了秋的寂寥与空旷,平添了冬的纯净与苍凉。

第一场雪是站不住的,太阳出来,温度升高,那雪会融化成小溪,滋润已经枯黄的小草,为来年的返青吐芽积蓄着能量。冬天虽然万物萧条,但这雪花却给了我们无限的生机,正如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感谢地轴倾斜了26度角,才有了春夏秋冬的四季变化。那神奇的倾斜,是苍天对地球的偏爱与眷顾,设想一下如果不像现在这样倾斜,地球会是怎样的景象,不会有四季,不会这样色彩斑斓,生命的物种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地球,你是人类的母亲!写到这儿,突然想起郭沫若191912月在日本写的那首诗《地球,我的母亲》,地球,我的母亲!“天已黎明了,你把你怀中的儿来摇醒,我现在正在你背上匍行。地球,我的母亲!你背负着我在这乐园中逍遥。你还在那海洋里面,

奏出些音乐来,安慰我的灵魂。地球,我的母亲!我过去,现在,未来,食的是你,衣的是你,住的是你,我要怎么样才能够报答你的深恩…………”近一百年前的这首诗超越了人与地球现实的自然关系。人是地球的儿女,从物质到精神都受地球的深恩。人类应报答地球母亲,不应做她的不孝子孙。爱护地球,保护地球,就是对地球母亲的最大感恩。

次日清晨,天放晴了,蓝天澄澈,旭日东升,空气格外清新,每吸一口都非常的舒润。同学们上学早,马路上的人不多,雪地上只有零零碎碎的脚印,行人没有踩过的地方像一块毛茸茸的白地毯,又像一片银色的沙滩。

今天对于陈根生、郑兴业、张秋影、董艳丽、王静宜、王丽云、伍凤薇来说,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他们是班级发展的第三批红卫兵,也是继班干部和小组长之后,在一般同学中首批加入红卫兵组织的。赵老师发展他们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陈根生作为后进变先进的典型,对落后同学有感召的意义,郑兴业虽然犯了点错误,但他和董艳丽都是好打小报告的人,赵老师身边需要有这样的同学,向他通报各类消息,而张秋影、王静宜、王丽云则是考虑了他们在运动会上为班级做的贡献,伍凤薇的成绩虽然没进入班级前20名,但赵老师破例让她加入。

下午的自习课,班级召开了接收新红卫兵大会。会议由班长成东方主持,赵老师让成东方主持会议既是名正言顺的,也是想激发一下成东方的工作热情,消除没有首批入团给他的带来的阴影。赵老师是很有心计的人,他知道班级男生中有三个团伙,他们之间有矛盾,有摩擦,但他想利用这些矛盾,并不想把矛盾激化,否则不好掌控,需要打压就打压,需要提携就提携,这样才游刃有余,掌握主动权。

成东方落落大方地走到教室前边,环顾下四周,清了清嗓子,看了一眼赵老师说道,感谢赵老师的信任,让我主持今天的接收新红卫兵大会。同学们,利用自习课的时间,今天下午班级召开新红卫兵接收大会。上中学以来,我们班已经发展了两批红卫兵,今天发展第三批红卫兵,红卫兵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诞生的学生政治组织,伟大领袖毛主席曾在天安门广场八次检阅红卫兵,给我们革命青年学生巨大的支持和鼓舞,红卫兵在“文化大革命”中冲在前面,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大无畏精神,与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做了坚决的斗争,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拉下了马,保卫了社会主义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红卫兵是革命青年学生的群众性组织,加入红卫兵是我们的光荣,也是我们的政治生命,我们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这个组织,积极参加组织的活动,在这所革命的大熔炉里锻炼成长,使自己成为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捍卫者,成为“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革命小将。同时也希望还没有加入的同学以实际行动,积极努力争取早日迈入红卫兵组织的大门,在我们班级形成你追我赶、争先恐后的进步热潮。我相信在赵老师的领导下,我们六班在各个方面都要走在前边,在全学年我们要当排头兵,这需要全班同学共同努力,团结就是力量,大家要心往一处想,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把我们六班建设成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秀班级,为学校争光、为老师争光,也为我们自己争口气!

成东方的开场白很有鼓动性,他话音刚落,有的同学在底下鼓起掌来,有人带头大家就跟着鼓掌,一阵掌声响起,成东方也是没想到,他打了个手势,掌声停了下来。他的水平,他的能力,他的人气,由此可见一斑,这是多年的沉淀与积累,也是受到排挤后的一次爆发。他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讲的如此好,赵老师也打心眼里佩服。他接着说,今天将有7名同学加入红卫兵组织他们是陈根生、郑兴业、张秋影、董艳丽、王静宜、王丽云、伍凤薇,下面请这7名同学依次宣读自己的申请书。

7名同学先后念完了自己的申请书。成东方说,下面请同学们自由发言,谈一谈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场面一时冷清,没有人举手发言。成东方启发说,发言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不要有什么顾虑,大家表个态也行。周国卫举手了,成东方点名发言。周国卫说,今天看到7名同学加入了红卫兵,自己深有感触,我要向他们学习,以他们为榜样,学好文化课,提高学习成绩,关心班级,团结同学,争取早日成为一名毛主席的红卫兵。

周国卫同学讲的很好,三言两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决心。大家都是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彼此非常熟悉,不要有什么拘束,想好了就讲。成东方循循善诱,把会议主持的有条不紊,张弛有度。

接下来表态的是魏秀清。看到同院王丽云加入了红卫兵,我非常羡慕,和她比我感到自己确实有差距,我没有体育特长,不能给班级做贡献,但我不灰心、不气馁,在其他方面多加努力,组织的大门是朝我们敞开的,我有信心加入红卫兵和共青团,请同学们看我的实际行动吧!

魏秀清同学说的很实在,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不足,进步不分先后,关键还看态度。成东方对魏秀清的发言做了点评。

孙爱军本不想发言,但董艳丽在一旁小声曲咕,为讨董艳丽欢心,他举起了手。今天是第三次参加接收红卫兵大会,对自己的教育越来越深,和已经加入组织的同学相比,自己还存在很多不足,距离组织的要求还有差距,为此,今后要好好学习,改正缺点,把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发挥主观能动性,在各项活动中起带头作用,力争早日加入组织。

杨晓娟捅了一下身前的白凤玲,鼓动她发言。白凤玲一着急,没举手直接站起来就讲,成东方没说什么,用手示意她讲。白凤玲先给自己找个台阶,她笑呵呵地说:“心情有点激动,忘记举手了。”有的同学掩着嘴笑,没乐出声。“那我讲两点感受吧,第一个感受是增强了要求进步的信心,过去总合计得排队,刚才班长说了,进步不分先后,这使我受到了鼓舞。第二个感受是主观上要积极努力,客观上也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这样进步的才能更快。”

彭爱珍坐在关来福的后边,见彭爱珍没发言,关来福挺着急,侧回身看了她一眼,彭爱珍在低头写作业,没发现关来福瞅他,关来福只好转回头,过了一会儿,关来福心不甘再回头,向彭爱珍借格尺,彭爱珍把自己的格尺借给他,关来福借的一刹那,向彭爱珍挤了下眼,彭爱珍回了他一个微笑。他俩的眉来眼去全被郑兴业看在眼里,郑兴业眼睛发直,呆呆地像是在琢磨什么,关来福怕被看出心里的秘密,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是他眨的左眼却揉着右眼,弄巧成拙,反而让郑兴业更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最后一个发言的是向云龙。平心而论,这批发展的红卫兵应该有他,以他的学习和表现以及在同学中的影响力,这不是问题,但向云龙没有进入赵老师的法眼,可能是因为他痴迷于无线电和半导体,对班级不太关心所致,有点不合群,甚至另类。向云龙慢条斯理,侃侃而谈。首先向新加入的同学表示祝贺,祝贺你们在政治上有了新进步,也为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其次,班级形势很好,要求进步的同学很多,这都归功于赵老师领导的好,班委会工作的得力,在这样的班级学习生活,我感到很自豪。第三,我已经写了加入红卫兵申请书,但还没有迈入组织的大门上,自己很惭愧,说明身上还有许多问题,今天我要认真加以改正,争取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一个红卫兵战士。

自由发言结束了,进入红卫兵宣誓环节。成东方扫了一眼下边,“下面请新加入的红卫兵到前面宣誓,领誓人胡为民。”

7名红卫兵戴着鲜红的袖标在教室前一字排开,胡为民站在一侧,举起右拳,开始宣誓。宣誓结束意味着接收新红卫兵大会画上了句号。成东方回到座位上,赵老师走上前台。他说:“今天的会议开的很好,红卫兵组织又增添了新鲜血液,各位同学的表态发言很诚恳,决心很大,以后就看你们的实际行动了。刚才向云龙同学说,班级要求进步的同学很多,确实是这样,文化课学的差一点没关系,但政治上我们必须要求进步,进步的标志就是加入红卫兵和共青团,组织的大门对任何同学都是敞开的,只要大家努力,就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说到这儿,赵老师停顿了一下,同学们知道,赵老师要转换话题了,几个月来的耳濡目染,使同学们对赵老师的语言表达方式非常熟悉了。

“下学期的课程基本讲完了,12月份就要进入复习阶段,为期末考试做准备。上次期中考试我班功亏一篑,平均成绩输给了五班,我想在期末考试中要一雪前耻,夺取学年平均成绩第一的荣誉,这是12月的主要任务,全班同学要共同努力,学习好的同学不能保守,要以全班荣誉为重,帮助学习差的同学提高成绩;学习不好的同学更不要自暴自弃,要相信自己,勤能补拙。下午的自习课学习什么,辅导什么,学习委员要做系统的安排,原则是哪科弱辅导哪科,哪些题不会做就讲哪些题,直到弄懂弄通为止。各学习小组要坚持周日学习,小组长要发挥作用,把本组的学习组织好。另外,‘一帮一、一对红’继续开展,根据目前的情况对过去的对子做下调整。那样,胡为民与王瑞祥结对,杨晓娟与邓秀兰结对,刘凤珍与李秀芬结对,其他对子不变。在这里要对胡为民、杨晓娟和刘凤珍提出表扬,他们的对子这学期变化很大,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陈根生同学今天还加入了红卫兵。希望其他有对子的同学向他们仨学习,加把劲儿,把成绩提高上来。下学期我们班要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讲用会,请几名同学谈谈活学活用的体会,讲的好的推荐到学校参加讲用。总之,从现在起,全班同学都要进入迎接期末考试的状态中,谁拖全班的后腿,就大家共讨之,全班共诛之。”赵老师最后这句话说的有点重了,他也是想吓唬吓唬不求上进的同学。

老师看了看下边,“班干部有事没?没有,放学!”

放学了,同学们出了教室往家走。成东方和关来福、刘成林、章文远、向云龙一路回家。

“东方,刚才开会你讲的太棒了,”刘成林发着感慨。

“可不是么,真带劲儿,”章文远跟着奉承。

关来福没说什么。他在想成东方讲的确实好,深入浅出,句句在理,他问自己假如让我主持我能怎么样?肯定没他好,这就是差距,不承认不行,要进入班委会还得提高多方面素质,光学习好是不够的,要多锻炼才行,离明年班委会改选时间不多了,我要抓紧机会表现自己。

成东方对刘成林和章文远的称赞并没往心里去,刚才赵老师表扬了胡为民、杨晓娟和刘凤珍,其实就是不点名的批评我们几个,年底就要发展新团员了,刘成林的学习必须抓好,给赵老师看看。想到这里,他对刘成林说,“你别奉承我了,你要争口气,赶快把学习成绩提高上来。”

“我不也在进步吗?只是没他们显著而已,”刘成林给自己找着托词。

“你那叫什么进步,你只是能够写作业了,还是抄的,”成东方一点也不客气。

“嘿嘿,”刘成林被点中了要害,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过去还不抄呢,现在抄了就是进步,”刘成林厚着脸皮辩解。

“少跟我废话,从今天起你吃完饭,就到俺家,我看着你写作业,别再想抄了,不会的我给你讲。”

刘成林伸了下舌头,看成东方一脸严肃,没敢吱声。

“哎,来福,你也帮帮文远,他的学习也够呛,”成东方对关来福说。

关来福闷头想着心事,没听到成东方的话。“东方和你说话呢,”刘成林捅了关来福一下。

“哦、哦,说啥了?”关来福满眼疑问。

“让你帮助我学习,提高成绩,”章文远说。

“行行,没问题,”关来福满口答应。

“你有啥心事啊,咋心不在蔫呢?”成东方说。

“呵呵,”关来福冷笑两声,“没有,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关来福撒了个谎。

“身体不舒服行,你可别像刘建业似的身体不方便,”刘成林说。

哥几个都想起了体育课上的那件事,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连走在旁边的向云龙也笑的乐不可支。

“来福,你帮文远不白帮,对你有好处,”关来福双目睁大,看着成东方,想知道有什么好处。

“你看啊,现在班里的‘一帮一、一对红’都是班干部结的对,你作为小组长主动提出来与文远结对,这不就带了个好头吗?赵老师能不高看你一眼吗?这对你进步肯定有利啊!”

经成东方这么一说,关来福有茅塞顿开,醍醐灌顶之感,心里不得不佩服成东方的远见和谋略。这事儿我咋就没想到呢,我和他的差距咋这么大呢?要想方设法缩小这种差距,不然自己就没有出头之日。

“东方,你说的太对了,谢谢你支的招。文远哪,东方说了,咱俩结对子,以后学习上要用功啊!”关来福说。

“东方,你净出馊主意,咋还把我牵扯进来了,”章文远并不买账。

“别抱屈啊,你和成林都好好学,期末考试成绩要有明显的提高,”成东方下了死令,他俩就不再言语了。

向云龙听着他们的对话,不多言多语,但心里有数,头脑清醒。成东方给关来福出的招,他是认可的,但一想到关来福想进班委会和入团的急迫心情,他就想笑,一种蔑视的笑。

同样感受到压力的还有武鹏飞,他的结对对象小兄弟李政和几乎没有什么进步,也怪自己光想着谷红霞了,忽略了对他的帮助,唉,自己的成绩也不是特别优异,给他辅导还真有点难度,但他不能老打狼啊,期末他要是拖了班级的后腿,我脱离不了干系,赵老师这次决心很大,誓拿学年平均成绩第一,这个月少和谷红霞来往,全力以赴帮助李政和吧,他的成绩上不去,我入团就没希望。

“政和,你最近学习怎么样?”武鹏飞问。

“哦,那,还那样,”李政和吞吞吐吐的。

“上次测验排第几名?”

“倒数第二。”

武鹏飞眉头紧蹙,“主要哪科差啊?”

许爱华接了一句,“哪科都差。”

“对,没有学的好的,”李政和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这样不行,还有一个多月就考试了,学习上你上点心,我给你定个目标,期末考试总成绩提高10个名次,提高不了就别跟我们在一起了,咱们丢不起那人,”武鹏飞想刺激一下李政和。

“这、这、这能那么容易吗,提高5个名次吧,”李政和打个对折。

“今天晚上起,我和爱华、有志就上你家学习去,咱们组成个临时学习小组,”武鹏飞说。

话已至此,李政和别无选择,乐意不乐意他都得接受。

谷红霞和刁荣芳结对子后,对刁荣芳基本是漠不关心、放任自流状态,除了偶尔说几句话,督促她好好学习外,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后来和武鹏飞有了那层关系后,她更没有心思帮助刁荣芳了,因此几个月来刁荣芳和李政和一样,一点起色也没有。赵老师今天的话也让她有了点危机感,但怎样帮助刁荣芳她很犯难,一点辙都想不出来。刁荣芳就跟她的姓一样刁蛮泼赖、浑不讲理,女生不敢惹她,男生也都躲着她,不写作业,时常旷课,帮助这样的人比登天还难。她想不通,赵老师为何把这样的人与她结对。回家路上她把自己的想法和董艳丽说了,让她出出主意怎样才能使刁荣芳转变。

董艳丽今天刚加入红卫兵,心情好极了,“那样吧,晚上咱俩去她家,把她叫出来,和她谈一谈,听听她的想法,再合计怎样帮助她。”

“行,就这样,我吃完饭去你家找你,”谷红霞说。

12月份天已经很短了,没到下午5点天就全黑了。谷红霞吃完饭,洗完碗,6点多从家里出来,向北走了一里路,到了董艳丽家门口,董艳丽穿上棉袄出了屋,俩人再向北,到了路口向左拐,路北就是刁荣芳家的院子。进了院子不知道那间屋是刁荣芳家,董艳丽突然想起郭英子家也在这个院子,小学时她去过郭英子家。董艳丽走到郭英子家门口,看见郭英子正在收拾桌子,敲下门,郭英子迎了出来。“哎,哪家是刁荣芳家啊?”董艳丽问。“就那家,”郭英子手指西边房的第三个门。“喂,麻烦你把她叫出来,红霞要和她说点事,”董艳丽说。郭英子进了那间屋,随后就出来了,后边跟着刁荣芳。

“吃了,荣芳?”谷红霞问候里有着一丝讨好的万分。

“你们聊,我回屋了,碗还没洗呢!”郭英子转身走了。

“这么晚了,你俩找我有事吧?”天很黑,但刁荣芳的目光仍咄咄逼人。

“啊,没啥事,这不快期末考试了吗,了解下你学习情况,”谷红霞有意把话说的轻松些。

“哈哈哈,”刁荣芳笑的让人发冷,“我的学习还用了解啊,谁不知道啊?”笑过之后,刁荣芳的表情一下子又冷若冰霜了。

“不是,那个,红霞不是和你结对子么,她想帮助帮助你,没别的意思,”董艳丽想把距离拉近些。

“帮助啥啊,学那玩意儿有什么用,不还得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用得上吗?”刁荣芳反问道。

“下乡也需要文化,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没文化哪行啊?”谷红霞讲大道理,但刁荣芳根本听不进去。

“少和我讲大道理,你们认为有用你就学,我不学因为我知道用不着,”刁荣芳有自己的主意。

“你学习上不来会影响班级成绩的,”董艳丽说。

“这好办,包芳菲学习比我好,你们和她说一声,考试的时候让我抄就成。”

谷红霞和董艳丽对视了一眼,心想刁荣芳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的,答应抄就很给面子了。

“那好吧,打扰你了。我俩回去了,”谷红霞说罢,扭身和董艳丽出了院子。

刁荣芳“嗯”了一声就回屋了。

“刁荣芳能答应抄就不错了,明天抽空你和包芳菲说一说,考试的时候照顾一下刁荣芳,”董艳丽给谷红霞出主意。

“也只能这样了,”谷红霞声音里有着无奈。

俩人刚走到那片红房子,唐文强从胡同里穿了出来,“喂,红霞你俩上哪儿去了?”

“爱上哪儿上哪儿,你管不着,”谷红霞态度决绝。

“好好好,我管不着,那咱俩的事你得给个交待吧!”唐文强也不顾董艳丽在场了。

“咱俩没事,交待什么?”谷红霞向前走去,董艳丽紧跟几步。

唐文强两三步就跑到了前面,“你逼着我把话挑明了说啊?你和那谁……唉,我都不好意思说……”

“闭嘴,别胡诌八扯的,”谷红霞看事不好,不让唐文强瞎说。

“闭嘴行,你得给我个说法,因为啥不和我好了,”唐文强向谷红霞讨要个说法也在情理之中,因为谷红霞和武鹏飞好了以后,并没向唐文强解释什么,分手也要给个理由,哪怕这个理由不成立,也比不给理由好。或许初涉爱河的谷红霞没有经验,考虑不周,或许她以为我不理你了,你就不会自讨没趣了。但爱情哪会像11那么简单,世界上感性的东西总是比理性的东西复杂而不可捉摸,爱情更是如此,何况又是早恋中的青年男女。

谷红霞万万没想到唐文强还会来纠缠她,本以为他和武鹏飞打架后这事就了结了。前些天她还暗自庆幸武鹏飞那天晚上在铁道口问她,她没有告诉他,对自己的这个决定还沾沾自喜,没想到麻烦还是来了,而且还当着董艳丽的面,这下完了,董艳丽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她不知如何是好。在这一瞬间谷红霞想了许多。

“不好就不好,本来也没好过,走艳丽。”谷红霞拽着董艳丽想走,但唐文强横在前边挡住了路。

“唐文强,你这是干吗?有话明天说,让咱俩回家。”董艳丽感到自己该说话了,要替谷红霞解围,也表明下自己的态度。

“这事与你没关,你愿意回家就回家,我不拦你,但谷红霞不说明白不能走,” 唐文强冲董艳丽说。

“你咋这么无赖呀,你凭什么不让俺俩回家啊?”董艳丽有点急勺子了。

“你也不用急眼,董艳丽这事跟你没关系,我就问谷红霞一句话,你是跟我好还是跟武鹏飞好?”

当唐文强道出武鹏飞名字的时候,谷红霞就彻底崩溃了,“我谁也不跟谁好,行了吧!”说罢拉着董艳丽跑了。只听唐文强在后面叨咕:“那好,你要是骗我,我饶不了你。”

前边不远就是董艳丽家,到了家门口,董艳丽让谷红霞到家里坐会儿,既想给谷红霞压压惊,更想了解一下情况。谷红霞说不了,太晚了,我回家了。然后慌里慌张地向家走去。董艳丽没有进屋,望着谷红霞的背影,她看了许久,也思索了很多。

作为谷红霞最好的朋友,董艳丽想起上次她问过谷红霞有没有人追她的事,当时谷红霞虽然矢口否认,但态度不是那么坚决,还有意转移了话题,当时她就在心里打了问号,她能够理解谷红霞,早恋毕竟是家长和学校都极力反对的,弄不好就坏了名声,孙爱军帮着买秋菜的事她也没和对谷红霞说,觉得还没到和她分享自己隐私的时候,所以对谷红霞没有和自己说实话并不怪她。董艳丽不理解的是谷红霞怎么这么不慎重,这样的三角恋爱太危险了。猛然,她知道了武鹏飞和唐文强为什么打架了,一定是因为她,还好没弄出什么严重的后果,要不咋收场啊!赵老师会知道这些事吗,应该不会,赵老师对她的态度没啥变化,若是赵老师知道了会怎样?显然对谷红霞是不利的,这事得替她保密,得帮助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怎么帮呢?董艳丽一时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谷红霞惊慌失措地回到家,母亲看她脸色难看,问她怎么了,哪不舒服?她说没事,刚才和董艳丽去了刁荣芳家,说了说“一帮一、一对红”的事,刁荣芳态度不好,挺憋气的。母亲信以为真,还说别着急,慢慢来,别伤同学的自尊心。谷红霞“嗯、嗯”地答应着,她脱了棉衣,在外间屋刷牙洗漱,她看了下墙上的镜子,镜子里的脸色是不太好,也难怪母亲问。洗完脸,擦干净,又抹了点雪花膏。然后取来洗脚盆,倒上热水,烫了烫脚,水热再加上脚凉,烫的她够呛,她把脚抬起来,再慢慢往水里放,一会儿就适应了。她坐在小板凳上,想着心事,怎样才能处理好这件棘手的事,她没有主意。母亲喊她,她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擦干脚,倒了洗脚水,进了屋,钻进了母亲为她铺好的被窝,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谷红霞辗转反侧,想着对策。

这件事只有唐文强和董艳丽知道,千万不能让赵老师和武鹏飞知道,明天得叮嘱董艳丽保守秘密,这点应该没问题。暂时要和武鹏飞保持距离,少说话,更不能私下见面,一定要克制自己,只有让唐文强相信自己和武鹏飞断绝了关系,他才能消停。她更担心的还是武鹏飞,他若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想,他会原谅我吗,不原谅我咋整,还能和他继续好吗?谷红霞给自己出了好几个问题,她想一一解答,但又理不出头绪。一段情剪不断,理还乱;一份爱醉人心,迷人眼。

熄灯了,屋里黑漆漆的,一时什么也看不见。谷红霞睁开眼睛,看着棚顶,慢慢地眼前亮堂起来。父亲打起了鼾,那鼾声时紧时缓,忽大忽小,搅得谷红霞更是心烦意乱。母亲翻了下身子,把一只胳膊搭在了父亲的被子上。触景生情,她想起了三个多月来与武鹏飞在一起的桩桩往事,浑河里武鹏飞游泳的身姿是那么的矫健,泳池里托着她游泳的情景,教室里那个难忘的亲昵,他的手好大好暖,他的吻好重好甜,他的胡须触到她最柔软的肌肤,那是从没有过的体验……

月亮升高了,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撒了进来,她头有点发胀,浑浑噩噩的,迷迷糊糊睡着了。下半夜她从睡梦中惊醒,就再也睡不着了,直到天亮。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