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阳城市公用集团万有裕的网易博客

有话就说,实话实说,真话真说,无话不说。本人郑重声明本博客原创文章谢绝分享转载

 
 
 

日志

 
 

【转载】为“公款吃喝”书记圆谎,宣传部长竟成“学酒哥”?  

2013-09-21 06:3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畔小子的新华网博客
为“公款吃喝”书记圆谎,宣传部长竟成“学酒哥”? - 柔弱的心 - 柔弱的心の博客近日,有媒体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干部在当地豪华酒店公款吃喝,县委书记唐天生对前去采访的记者呵斥:“你尽管报,你尽管去报!你想敲诈我还是怎么样?”
此事一经报道,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8月2日,广西龙胜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周恩平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吃饭用的不是公款,除公安人员外,全部由参加用餐的人个人支付。(2013,8,3“中国青年报”《广西龙胜县否认书记“公款吃喝”称全由个人自费》)
又来一个“一句谎言需要一百句谎话来圆”的现代版?不过可别忘了当天发生的事啊。如果不是公款吃喝,要发生“有几名自称公安的男子过来,从记者手上抢记者证,嘴还说着这是什么东西”这样的事干吗?如果不是公款吃喝,要发生“之后,自称公安的男子拿着记者证就往包厢外面走,记者再三要求归还证件,被要求到一楼交涉后再说”这样的事干吗?如果不是公款吃喝,要发生“到一楼后,记者说,你扣着记者证又不安排采访,那我只有走了。这时,男子才将记者证归还,几名男子一路跟随到车旁,把记者的车牌拍下”这样的事干吗?
可别忘了,题为《广西龙胜县委书记公款吃喝呵斥记者你尽管报》称,“晚上八点半左右,龙胜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周恩平找到新湘报记者称,当天,该县公安局局长要调离,新公安局长到任,根据县里以往惯例,举行一个欢送座谈会后一起吃个饭,没什么特别的”,是这样吗?这是不是当时所说的“县规矩”?这是不是在说,以前这样的“县规矩”,也全部是由领导们自己掏腰包的?这样的话也有人信?
如果回到现在这则报道,好像全部问题都有点“此地无银”呢,请看:
原文照录:“周恩平表示,县领导就餐的华美国际大酒店是一家没有评定星级的酒店,吃饭的地方安排在七楼大厅,并非豪华包厢。此次安排了四桌工作餐,每桌餐标为650元(含茶水、主食等),共饮用葡萄酒7瓶,每瓶98元,饮用白酒2瓶(桂林当地的湘山酒),每瓶120元,也就一千块钱”。
点    评:地点可以相信,桂林当地的“湘山酒”也可以相信。因为一个地方酒品牌,能卖到120元一瓶,已经相当不错。但红酒真是98元一瓶的?11.5度左右的红酒吧?药味儿挺重的吧?这样的红酒能为公安局长送行?且还有上级领导在?此酒与彼酒不“对衬”啊!有人信?
原文照录:“‘事情出了以后,7月30日,我们县长和县委书记及时向市纪委等报告了相关情况,龙胜县相关领导已作出深刻检讨。’周恩平说,7月30日下午,县里召开书记办公会议,分析和反省相关工作。”
点    评:是这样吗?既然没有公款吃喝,钱全是领导自己掏腰包,而且又是迎来送往,不非常合乎情理?不非常有人情味?既这样,何来“分析和反省”?“反省”什么?
原文照录:“会议决定,所有的就餐费用全部个人支付,县主要领导向常委扩大会议作公开的自我批评和深刻检讨。此外,要求全县各级各部门以此为鉴,落实好中央‘八项规定’,确保今后不出现违纪违规现象。”
点    评:究竟是原来就个人掏腰包的,还是事出之后有了“会议决定”,才发生了“所有的就餐费用全部个人支付”这样的事实?这可是一条关乎到“质”的界线啊!性质完全不同啊!如果以这里的事实和前面所说的所谓“事实”相比照,究竟是“公款吃喝”,还是事后“擦屁屁”?如果是“会议决定”才这样,那么前面何来“此次吃饭用的不是公款,除公安人员外,全部由参加用餐的人个人支付”之说?且一部分个人支付,一部分公款支付这样的吃法,你们觉着有人信?既然是自掏腰包,应该没错啊,既然没错,何来“县主要领导向常委扩大会议作公开的自我批评和深刻检讨”?何需“要求全县各级各部门以此为鉴,落实好中央‘八项规定’,确保今后不出现违纪违规现象”?慌不择言之极啊!
原文照录:“据了解,桂林市纪委和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目前已经介入调查,桂林市纪检部门正在针对微博所反映的情况深入核实调查,还没有调查结果”。
点    评:哈哈哈,这谎可就扯大了!两级纪委“还没有调查结果”,你们已经下了“此次吃饭用的不是公款,除公安人员外,全部由参加用餐的人个人支付”这样的结论?堂堂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竟连起码的“危机公关”都不懂?一点点“危机公关”的经验都没有?就这样,还在那里“关公面前耍大刀”?笑掉牙了!
我并非没有看懂报道,而是为宣传部长的语无伦次感到悲哀。事实应该是,开始的“县规矩”全属公款吃喝,但因为事儿被曝了,所以才有了会议,才有了“会议决定”,才有了“除公安人员外,全部由参加用餐的人个人支付”。
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事实那么清楚的情况下,怎么可以一开始就用“此次吃饭用的不是公款”这样的话来圆谎?怎么可以用这样的话来混淆视听?正因为如此,我想到了“学酒哥”一事;正因为如此,我才想将“学酒哥”事件的梗概原文照录于下。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二者之间太过“异曲同工”。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