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阳城市公用集团万有裕的网易博客

有话就说,实话实说,真话真说,无话不说。本人郑重声明本博客原创文章谢绝分享转载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青葱岁月48  

2014-02-14 07:12:51|  分类: 小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敬献给同时代的老师和同学们。那是一段青涩的岁月,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那是磨难中成长的难忘记忆。
                                                                     ——题记

第四十八章

 

老师是方文友的恩师,而方老师绝对是李德龙的恩师。3月底那天,李德龙正在操场上和石国柱他们几个玩,被刘雪明喊了过去,刘雪明对李德龙说:“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教导处的方老师马上回去教你们班了。”

李德龙惊讶地问:“真的呀?”

“我还能骗你呀,团委唐老师说的,”刘雪明拍了拍李德龙的肩头,“高兴吧!”

李德龙脸上现出笑容,“太好了,方老师啥时候回来?”“就这两天的事,再耐心等两天。我知道方老师对你好,

所以听到信就第一时间告诉你。”

“谢谢啦!”李德龙笑的合不拢嘴了。

“我走了,”刘雪明转身走了。

李德龙伫立在那儿,感受到他人生的春天真的来啦。

“黄帅事件”和正在开展的批林批孔运动,使校领导不敢像以往那样抓教学质量了,而这时八年五班却越来越乱了,荣老师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为了这批学生,也为了改变五班的面貌,校领导经过再三权衡决定让方老师挑重担,把这个落后的班级整治好。方老师对五班是有感情的,她惦记着这些孩子们,这一年来她也听到了关于五班的一些议论,她心里着急,但不能干预,这次学校领导让她重回五班,方老师欣然接受,她有决心把五班带好,带成学年的优秀班级。

李德龙招了下手,石国柱、刘宝贵、郭宝华跑了过来。

“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好事!”李德龙兴奋的脸都红了。

“什么事?快说!”石国柱催促道。

“方老师要回来了,重新教我们。”

“是吗?太好了!”石国柱欣喜若狂。

“消息可靠吗?”郭宝华问。

“绝对可靠,刘雪明刚才亲口跟我说的,”李德龙信誓旦旦地说。

“这下好了,我们有出头之日了,”刘宝贵深有感触。

“方老师啥时候回来?”石国柱问。

“雪明说就这两天的事,”李德龙回应一句。

“好!再等等,这一大年都过来了,不差这两天了,”石国柱说。

“这件事就咱哥几个知道,别往外传,注意保密,”李德龙叮嘱哥几个。

“没事,放心吧,咱们谁也不说,”石国柱满口答应。

人逢喜事精神爽,哥们儿四人笑呵呵地进了教室,王雅婷看他们心情那么好,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下课后问李德龙:“哎,怎地啦,你们几个咋那么高兴呢?”

“是吗?没咋地啊!”

“不对,肯定有啥事。”

“那谁,宝贵讲个笑话,把俺几个逗的哈哈大笑。”

“那你给我讲一下,我听听可乐不。”

李德龙没想到王雅婷会让他讲,他愣在那儿,不知讲什么。停顿了一会儿,才说:“黄色笑话,没法给你讲。”

“你说谎了,不告诉我拉倒,”王雅婷脸上现出愠色。

李德龙忙不迭地:“别别,是那啥,我听到个小道消息,说方老师要回来了。”

王雅婷刚才还沉闷的脸立刻呈现笑容:“真的呀,这可太好了!”

“真的,就这两天的事,别往外说啊!”

王雅婷嗔怪道:“知道了,保密。”

一件保密的事情,你知道了而他人不知道,你就会在心理上产生对他人的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带给人的除了愉悦,还有优势,因为你在信息上与他人形成了不对称,使你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中能够更加从容地面对。但李德龙等几个人的优势只保持了一天,次日下午方老师与荣老师就来了个乾坤大挪移。

次日下午,校团委书记唐杰老师、荣老师、方老师一起走进了教室,同学们都愣住了,傻呼呼地瞅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德龙他们几个人对视一眼,露出会意的笑。

老师上前一步,“八年五班同学们,我现在宣布校领导班子决定,根据工作需要,校领导班子决定,方老师回到五班任班主任。”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谁也不会想到方老师会回来再教他们,大家先是一惊,继而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荣老师一年来非常辛苦地带咱们五班,工作是努力的,学校是认可的,但由于身体原因,不适应再做班主任工作,让我们以掌声感谢和欢送荣老师!”

同学们又鼓起掌来,那掌声是热烈的,也是真诚的,不管荣老师水平能力怎样,她的努力大多数同学还是给予肯定的,个别同学情绪有点失控,眼睛湿润了。

“下面请荣老师给大家讲几句话!”

“同学们,首先我服从校领导班子的决定。我和同学们度过了一年零一个月的时光,在这一年里我和同学们建立了革命的感情,我感谢同学们对我工作的支持,你们都是好孩子,但我却不是一个好老师,我很惭愧,没有把五班带好,和接手时相比,五班倒退了,我负完全责任。在此,我向同学们说声对不起,请大家原谅。我真诚地希望五班在方老师的带领下,重新振作起来,争取更大的进步,更大的荣誉!谢谢同学们!”

老师的话朴素直白坦诚,她没有刻意回避什么,而且直面自己的不足,承认能力水平欠缺,这一点让同学们非常感动,作为老师她是努力的尽责的。在离别之际,荣老师发自肺腑的一席话打动了同学,过往的一切矛盾、误解、怨恨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荣老师是真诚的,同学们是善良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纯洁的。一年里,受到荣老师重用的同学得到了锻炼,没受到重用的同学也是一种磨砺,即使受到排挤的同学也是一种难忘的经历,这些对于同学的成长成熟都是有益的。

“下面请方老师讲话。”唐老师话音刚落,同学们掌声响起。

“大家好!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我和五班缘分太深了,当这么多年老师,我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我服从校领导的决定,我有决心把咱们五班带好,也希望同学们支持我的工作,就像以前一样。离毕业还有两年多时间,我想和同学们共同努力,使五班在各项活动中走在前边,把你们教到毕业。谢谢大家!”方老师还有好多话要说,但是荣老师在场她不好展开讲,她要顾及荣老师的面子,批评过去就是否定荣老师的工作,不负责任地说些奉承话又不是方老师的性格,那样太违心了。五班到现在这种程度,荣老师是有很大责任的,但这话只能在心里想,对同学们不能讲。

放学后,方老师把班干部留下开会,了解一年来班级发生的事情和变化,征求大家的想法和意见。

李德龙、石国柱、刘宝贵、郭宝华、赫秀茹、朱丽莎、王雅婷、李海燕他们步出教室,和煦的春风扑面而来,暖暖的春意盎然于胸。

春天来啦!春风浩荡,万物复苏。有一种力量在紫铜般的臂膀凝聚,有一种智慧在温暖的春光中显露,有一种思想在季节的变换中感受大自然的风采与魅力。

春天来啦!干枯的树枝欲绽出新蕾,正是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知时的候鸟翩飞北上,可谓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天时焕发勃勃生机,地利哺育万物生长,人和凝聚前行力量。

春天来啦!春天孕育着无数的梦想,所有的梦都张开了自己的翅膀。怀揣希望的梦出发,没有什么能阻挡同学们一往无前的铿锵脚步。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把金色的种子撒向沃土;春天是耕耘的季节,用勤劳的双手犁出美丽的蓝图;春天,是奋斗的季节,以朝气蓬勃的精神去书写人生的华章。

次日早自习,方老师把李德龙找去。“李德龙我想让你担任体委,你有什么想法?”

李德龙挺胸抬头,“没问题,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您的希望和栽培。”

老师笑了,没想到李德龙竟然用了“栽培”一词。“你对班里工作有什么意见?”

“班里现在人心比较散,没有向心力,分帮结派的,大家没有集体荣誉感,纪律也比较散漫,应该从整顿纪律,加强团结,增强荣誉感入手,把同学的劲斗起来,拧成一股绳,才能重整旗鼓,后来居上。”

“嗯,说的好。你要起带头作用,各项活动要积极参加,把周围同学团结好,自己的缺点毛病也要注意改正。哎,我听说你早恋了?”

“没有啊!”李德龙很惊讶,这事怎么会传到方老师那儿了。

“真的没有?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是这么回事…”李德龙把那件事的经过向方老师述说一遍。

“哦,是这样啊,好,你做的对,但也要注意冯七,他要是知道你骗他,会找你麻烦的。”

“嗯,知道,咱班没几个人知道,传出去也是冯七他们说的。”

“好了,你回去吧,下午上自习改选班委会,你有个思想准备。”

“知道了,方老师我回去了,”李德龙出了办公室,在走廊里停了一会儿,他要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尽快适应即将到来的新的挑战。

李德龙进屋的一刹那,他的伙伴及同学们都紧紧地盯着他,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什么动态来,李德龙板着脸回到座位上,高志杰回头看了他一眼,李德龙若无其事地拿出书翻看着。李德龙越是平静,高志杰越是不安。高志杰多么精明啊,他从昨天方老师回来重新教他们,就觉得有一种危机感在逼近,他判断方老师一定会再重用李德龙,他的重新崛起,意味着吴向前危在旦夕,自己的势力也将被削弱,班级将有颠覆性的变化,各个阵营将重新分化和改组,自己要做的就是少说多看,站稳脚跟,从长计议。

与高志杰不谋而合的是张玉静,只是她不像高志杰那么忐忑而已,因为她与方老师的私人关系不错,她现在要做是怎样拉近与李德龙的关系,毕竟在荣老师主政期间与李德龙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李德龙不是一个人,他的后面有一群人,这支力量不可小视。她坐在那儿发呆地想着心事,这时赵洪刚的大嗓门儿,让她灵机一动,对了,让赵洪刚接近他,缓和一下关系,这是个比较妥当的办法。

下课后,张玉静一个眼神就把赵洪刚勾了过去。“喂,交给你一个任务。”

“啥任务?”赵洪刚有点发懵。

“你和李德龙缓和缓和关系,别整得太僵了。”

“啥意思?”赵洪刚搔着脑袋没想明白。

“别问啥意思,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张玉静转身走了,赵洪刚站在那儿傻愣了一会儿,也没想清楚张玉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林彪有言,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这话用在赵洪刚身上非常合适,他对张玉静的话是言听计从,立即执行。

中午放学,赵洪刚竟然和李德龙他们一起走了。石国柱问他:“洪刚你去哪儿啊?”

“回家啊!”

“回家?你这样走不绕远了吗?”

“不远,一泡尿的道,能远哪去。”

石国柱、刘宝贵、郭宝华本想问问李德龙点情况,有赵洪刚在场,就都关了话匣子。

见他们都不吱声,为了套近乎,赵洪刚扯起了闲篇,他们几个“哼哈”的答应着,过了万盛酱菜园子,他们才分手。

下午自习课,方老师进了教室,“同学们,昨天下午班干部开了会,我了解了班级一年来的情况,我们五班从先进变后进,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班委会人选的不合适是一个重要原因,也挫伤了一些同学的积极性。要搞好班级,首先要加强班委会建设。我们班现在班干部7人,将来成立团支部,还要增加团支书职位。根据工作需要和个人能力特长,我提议李德龙同学任体育委员。关于李德龙同学我就不多说了,大家也了解,请同学们酝酿一下,然后举手表决。”

对方老师这个提议,高志杰是意料之中的,但没意料到的是方老师直接提名,举手表决,这样做是不是不太讲民主,举手哪有投票更尊重同学的民主权利啊。他认为方老师采取的方式有点武断了,但他不能质疑,因为即使投票选举李德龙也会稳操胜券,这节骨眼上得罪方老师和李德龙是不明智的。

“同意李德龙担任体委的请举手,”方老师看着同学们。

大家齐刷刷地举起了手,连吴向前也都举手了。“全票通过,掌声祝贺!”方老师说。

同学们鼓起了掌,当然有人是发自内心的,掌声热烈;有人是不情愿的,掌声稀落。

“吴向前同学还是班委会成员,等团支部成立后,再另行安排。”这就是方老师的用人艺术,她保留了吴向前的班委会成员,不仅最大限度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也给前任荣老师留足了面子,更让同学们挑不出什么毛病,班里几股力量对此都无话可说。

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赵洪刚才理解了张玉静让他接近李德龙的目的所在,心里暗自钦佩张玉静有远见,还责怪自己咋没想到这一点呢!责怪是多余的,因为你不在其位,何必谋其政呢。

五班一天天好起来,六班却一天天乱下去。赵老师忙于结婚,事情繁多,疏忽了对班级的管理,班干部们也是各揣心腹事,你睁只眼我闭只眼,致使班级纪律涣散,课堂上说话的、唠嗑的,下课后打闹的、捣蛋的,比比皆是,不一而足。也不知从哪儿刮来一股风,男生们开始玩起了“元宝”游戏。这个游戏是小学时玩的煽烟盒,把烟纸叠成三角状,顶角弯一些,互相煽,煽翻了即为赢。也许是“黄帅事件”和批林批孔运动后,学校对学习抓的放松了,同学的学习压力减轻了,闲暇时间多了,百无聊赖的同学为了打发时间想起了小时候玩的这个游戏,下课后就在教室里煽。刚开始时就两三个人玩,后来玩的人越来越多,烟纸弄不着,同学们就扯本子叠“元宝”,个别同学干脆把演算本笔记本全撕了。男生玩也就算了,后来女生也参与进来,她们不和男生玩,因为知道赢不了,下课后教室里竟然有好几伙在煽“元宝”,男生四五伙,女生两三堆,那场面甚为壮观。看同学们玩的痛快,班干部手也痒痒了,成东方、胡为民、武鹏飞三股势力的头头也上阵了,他们互相煽起来。但关来福一直没参与这个游戏,他观察着琢磨着,这种状态是不可能持久的,赵老师知道后肯定会批评制止,洁身自好,静观其变,方能掌握主动。

那天下午,许爱华和赵光华玩“元宝”,三个回合下来,许爱华输个精光,他人长的小,手也小,煽起来的风力也小,自然条件不好,想赢也难。输就输了呗,但他还想捞回来,趁别人不注意,他看桌子上有个笔记本,就随手撕了六七张,刚要叠“元宝”,被向云龙一把薅住,“哎哎哎,你干啥呢,撕我本干哈?”

许爱华见事情败露,连忙解释:“对不起啊,我寻思是我的本呢!”

向云龙冷笑一下,“你的本?你在哪座你不知道啊,咱俩差好几排呢!”

向云龙戳穿了许爱华的谎话,仗着武鹏飞在场,许爱华说:“不就扯几张纸吗?干嘛急头白脸的。”

“哟嗬,你还来劲了,咋地你扯别人本还有理了,你啥人品啊?”

“你说我啥人品?”许爱华梗着脖子反问起向去龙,表情十分不屑。

“你不撕自己本撕别人本,你这是损人利己,”向云龙手指着许爱华。

听见他俩叽咕起来,同学们都围过来看热闹,目光鄙夷地看着许爱华,他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恶劣了,几张纸没什么,一个本也不过几分钱,但这种行为切实让人憎恨。

许爱华知道大家瞪着他,说道:“我就损人利己了,有招想去!”

向云龙指着的手指头握成了拳头,给了许爱华一杵子:“你他妈的还耍上无赖了。”

许爱华差点摔倒,他看了一眼武鹏飞,那眼神是在求援。

武鹏飞挤了进来,“哎,别动手,有话好好说呗。”

“扯我本,不认错,还耍臭无赖,算是什么东西。”

“不就一个本吗?有啥大不了的,咋还动手打人了,”武鹏飞有意往打人上拽。

“谁打人了,我就推了他一下,”向云龙说。

武鹏飞伸出拳头就杵了向云龙一下,“我这样推你你干不?”

“武鹏飞你什么意思,找茬儿打架啊?”

“打架你是对手么,再上俩人也不好使。”

气氛顿然紧张起来,胡为民看情况不妙,怕向云龙吃亏,连忙劝道:“打什么架?有理说理,打架算什么能耐。”

“打架不算能耐,拉架算能耐啊!”武鹏飞仗着自己力气大,体能好叫起了号。

“你是班干部,团员,注意下自己的身份,这件事明显是许爱华的过错,你不要护犊子。”

胡为民最后这句话激怒了许爱华,“你说谁是犊子,班干部怎么带头骂人。”

“谁骂人了?护犊子这话也叫骂人啊?不就是一种比喻么?”胡为民解释了一番。

“让大家听听,这是不是骂人,强词夺理,”许爱华嚷嚷着。

林有志、李政和、郑兴业跟着起哄,“是骂人,这不叫骂人啥叫骂人啊!”

看热闹的同学更多了,成东方他们也围了上来。

“如果你们认为这是骂人,我给你道歉,行不?”胡为民不想再与他们纠缠了,感到他们太胡搅蛮缠了,让一步息事宁人吧。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你这不是糊弄小孩的么?”武鹏飞接了一句。

“武鹏飞你想干哈,还嫌不乱啊?”胡为民冲武鹏飞吼了起来。

“你少跟我吼,你以为我怕你啊?”武鹏飞将了胡为民一句。

“我用你怕了么,净说没用的,你跟我吵吵什么,咱俩都是拉架的。”

“拉架行,但不能拉偏架,”武鹏飞倒打一耙,反咬一口,说胡为民拉偏架。

“谁拉偏架谁知道,同学都看着呢,白的黑不了,黑的白不了。”

上课铃声响了,教语文的方老师来了,看教室里乱糟糟的,就喊道:“都回座位上去。”一场风波因方老师的到来而停止了。

事后,方老师了解了情况,和赵老师说了。至从方老师重新执掌五班教鞭,赵老师就预感到老对手又回来了,虽然是一起班干部带头打架未遂事件,但赵老师感到问题严重,影响很坏,起因是因为许爱华,但没有武鹏飞撑腰,他也不敢这么放肆,胡为民想劝说双方,但语言上欠妥,成东方当时也在场,没有立即制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几次了,他都袖手旁观,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应该像五班那样对班委会进行调整,干部当时间长了也会有惰性,没有危机感就不会有上进心。谁适合当班长呢?关来福最近表现不错,让他试试刺激一下成东方也好,学习委员谁接呢?赵老师把班里学习好的同学在心里过了一遍,刘凤珍和杨晓娟是合适的人选,但她俩都有职位,这样动起来震动太大,不利稳定,还是让胡为民做学习委员吧,下一步成立团支部后再做调整。

当天下午,雷厉风行的赵老师重拳出击,对六班班委会进行了调整,由于是个别调整,没有进行举手表决或投票选举,完全由赵老师一人决定。

“同学们,最近我个人有些事情要处理,对班级的管理有些放松,目前班级纪律涣散,今天上午还险些发生打架事件,上中学以来班级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混乱。我不在的时候,班干部要负起责任,该说得说,该管得管,不能放任自流,更不能跟一般同学一样。你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啊,同学因一些小事叽咕几句,发生口角,你们应该劝阻、调解,非但不这样做,个别人还嫌事情不大,煽风点火,火上加油,唯恐天下不乱,打着拉架子的旗号拉偏架。”

老师瞥了武鹏飞一眼,接着说:“太不像话了,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吗?这是反潮流吗?这是逆潮流。拉帮结派,团团伙伙,把班级搞的四分五裂你们就高兴了,告诉你们,只要我还是班主任,你们就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作为团员,你们入团时怎么宣的誓,怎么表的态?全都忘了?我们班还是不是学年的优秀班级,你们优秀在哪里?大家知道,方老师已经重新教五班了,五班的情况越来越好,再看看你们,越来越涣散,大家还有没有集体荣誉感?这样下去,六班会什么样,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非但不进,反而天天在倒退。这些天大家还玩起了‘元宝’游戏,也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男生玩,女生也玩,把班级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从今天开始谁要是在学校再玩‘元宝’游戏,你就回家玩去吧,不要再来上学了。我说话算数,勿谓言之不预也。班级这股歪风必须狠狠地刹,班干部要成为遵守纪律的模范,加强团结的表率,学习刻苦的榜样,政治进步的楷模,这四条做不到,请你辞职,以后就用这四个方面考核班干部,也希望同学们进行监督。根据工作需要,也是为了加强班级管理,我决定对班委会进行调整。关来福同学担任班长,成东方为副班长,胡为民任学习委员,其他人职务不变,以观后效。大家有什么意见?”

谁还敢有意见,有意见也得憋在肚子里头。赵老师急眼了,这功夫提意见不是自找苦吃么。课堂上鸦雀无声,都在瞅着赵老师。“好,大家没意见,就这样定了。你们新任职务的同学表下态。”

关来福听到赵老师宣布自己为班长时,既惊恐不安,又暗自窃喜,自己盼望的这一天终于来了,没想到是来的这么突然,让他一点精神准备也没有。他诚惶诚恐地举起手,欲表态发言。

“感谢赵老师的信任,但自己能力水平有限,我会尽力把工作做好,也希望同学们支持我的工作。我将做到以下几点:一是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严格要求自己,遵守学校纪律;二是搞好与同学的团结,不但团结与自己意见相同的同学,更好团结与自己意见不相同的同学;三是好好学习,刻苦努力,并关心帮助学习不好的同学;四是管理好班级,发挥班委会的作用,保持和发扬班级的荣誉。”

关来福讲完了,赵老师看了看成东方和胡为民。成东方举手。他说:

“我坚决服从赵老师的决定,也拥护关来福同学担任班长。这些天班级比较混乱,作为班长我负有主要责任,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在新的职位上我会支持班长的工作,把班级建设好。”

老师心想,成东方真要能像说的这样去做,我就满意了。

“我服从赵老师的决定,作为学习委员,我会尽职尽责,把同学的学习抓好,同学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我一定耐心帮助大家。”胡为民讲的最少,但他心里是最有数的,因为前些日子赵老师和他讲过,下学期班级要成立团支部,赵老师拟打算让他担任团支书,今天让他担任学习委员,只是一个过渡,所以他只是象征性地表了态。胡为民知道今天赵老师的矛头对准的是武鹏飞和成东方,批评的也是他俩,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胡为民只是点到为止。

“刚才三名同学做了表态,我希望你们遵守自己的诺言,落实到行动上,其他班干部也要反思一下自己的思想和工作以及最近的表现,查到一下自己的不足,明确一下自己的位置和职责,配合新班长把各项工作抓起来,我相信在新班委会的带领下,我们六班还要继续保持荣誉,无论在哪个方面都要创先争优。另外,有个事通知一下,星期五、星期六两天,学年去昭陵苗圃劳动,大家先有个思想准备,那个地方不通车,最好骑自行车去,同学们提早做下安排。午饭和水自备,家里有手套的可以带副手套。”

放学了,于得水把胡为民拽到一边。“喂,赵老师让你当学习委员,你咋想的,事先和你说没?”

胡为民说:“没和我说,但前些日子跟我说,下学期班级要成立团支部,打算让我担任团支书。”

“哦,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于得水还以为赵老师生胡为民气了,听胡为民这么说他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你当团支书后,方文友和向云龙入团的事得上心点,争取让他俩早点加入吧。”于得水提醒道。

“知道,我会跟赵老师建议的,不过他俩自己还得努力一下。”

“他俩我去说,让他俩表现的更积极点,为入团打下个基础。成东方当副班长,他能像说的那样吗?”

“这个不好说,还得再看看,他要是不配合,关来福也玩不转,毕竟成东方这么多年了,基础比较好。”

“我想也是,说的再好也不能信,还得看行动,去苗圃劳动就能看出点名堂,感觉赵老师这个决定有点冒险。”

“赵老师可能真生成东方气了,那天差点打起来,成东方站在一边连声都没吭,让赵老师失望了,启用关来福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咱就把份内的事做好,其他的再看看吧!”于得水说。

“说的是,听赵老师的话,没咱亏吃。”

他俩走到兴工广场,看见成东方和李淑清在一起说话,就绕着广场避开了。

“你咋地啦,把赵老师得罪了?”李淑清问。

“没得罪,可能是这些天班里太乱了,赵老师嫌我没管吧!”

“班里乱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啊,干嘛把你班长撤了?”

“撤就撤吧,无所谓,”成东方的蛮不在乎,更让李淑清着急。

“说的倒轻巧,撤容易升就难了。”

“那可不一定,我跟你打赌,用不了半年,我还得官复原职,你信不?”

“学会吹牛了,”李淑清嗔怪道。

“吹啥牛啊,没这点自信还行,半年后我要是官复原职,你就嫁给我,不官复原职,我嫁给你,行不?”

成东方这句话把李淑清逗乐了,脸也刷地红了,“那不一样吗?想的美!”

“咋地不愿意啊,不愿意咱不勉强,”成东方笑嘻嘻地说。

“去你的,走吧!”李淑清在前边走,成东方跟在后边,他们俩一前一后,拉开有二十多米的距离,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小说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