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阳城市公用集团万有裕的网易博客

有话就说,实话实说,真话真说,无话不说。本人郑重声明本博客原创文章谢绝分享转载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青葱岁月50  

2014-02-17 07:09:03|  分类: 小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敬献给同时代的老师和同学们。那是一段青涩的岁月,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那是磨难中成长的难忘记忆。
                                                                     ——题记

第五十章

 

丁玉萍下午4点多就到了家,把李淑清的自行车停放好,想告诉李淑清一声,但看见她家门上着锁,心里嘀咕“她咋还没回来,难道去医院了?”

丁玉萍把车子锁上,一回头看见了李淑清的母亲,“下班了,姨,”丁玉萍打了声招呼。

“劳动回来了?”

“啊,刚进院,”丁玉萍说。

“小清呢?”李淑清母亲没看见自己的女儿,随口问道。

“啊,她去同学家了,一会儿就回来,”丁玉萍只好说谎替李淑清瞒着。

李淑清母亲开了锁进了屋里。丁玉萍怕李淑清回来说两差去,就来到院外的马路上等着李淑清。

10多分钟后,李淑清从北面走了过来。“成东方没送你呀?”

“送了,下了铁道口我就下车了,”李淑清说。

“你俩咋还比我们晚回来了?”丁玉萍心不在蔫地问了一句。

李淑清好像早有准备似的说:“别提了,他的车子轧了,补带耽误时间了,害的我走了不少路。”

“哦,那啥,你妈回来了,刚才问我你咋没回来,我说你去同学家了,怕说两差去,我在这等你呢!”

“好,谢谢你啊!”

“客气啥!哎,肚子还疼不?”

李淑清嫣然一笑:“不疼了。”

她俩脚前脚后进了院子,各回各家了。

李淑清进了屋,坐在沙发上休息。“今天劳动累不?”母亲问。

“别提了,老累了,挖引水渠。”

“看把你累的,脸色咋这难看?”母亲关心地问。

李淑清睁开眯着的眼睛,从与成东方幽会的美好回忆中回过神来,“来那个了,又喝了凉水,害得我肚子疼。”

“你这丫头,我不跟你说过吗?来事儿的时候不能喝凉水,咋这么不听话!”

“带的水早喝完了,出那么多汗,不喝咋整?想喝开水也没有啊。”

“给苗圃干活,他们还不提供开水啊,工作做的太不细了。”

“细啥啊,好几百人,有那心也没那条件,饭盒溜热就不错了。”

“第几天了,量多不?不行明天请假吧,这时候不能干重体力活儿。”

“三天了,还正常,没事,坚持一下吧!”刚刚明确恋爱关系的李淑清正处在初恋的甜蜜感觉里,不去劳动就见不到成东方,宁可挨点累,遭点罪也得去啊!爱情会使人分泌出大量的荷尔蒙,而荷尔蒙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它可以挑战任何困难,征服任何险阻,在它面前,劳累退避三舍,疲倦不值一提,困难不在话下。如果没有荷尔蒙,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怎么会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爱情神话。不是人神话了爱情,而是荷尔蒙神话了爱情。

“你自己把握一下吧,别逞能,身体要紧,做下病就难治了。”

“行了妈,你别叨叨了,让我歇一会儿。”

“你歇着吧,妈去做饭去。”

李淑清说是歇会儿,其实她的大脑皮层一直在兴奋之中,与成东方挑明了恋爱关系,这是她最愉快的事儿。她想起了成东方来她家参加小组学习的情景,想起了那年秋天买秋菜,成东方帮着往家里送菜的往事,想起了南湖公园给成东方香肠的故事…直到今天他俩明确了关系,这些都是循序渐进的,就像今天挖的水渠一样,水到渠成。从小学四年级开始的好感,经历了四年的漫长经历,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卿卿我我的亲昵,这是纯洁的初恋,这是美好的情感。她对成东方从好感到欣赏,由欣赏到爱恋,情愫是一点点萌发的,爱意是一点点浓厚的,成东方聪明,成熟、敢担当,有责任感,像个男人,嫁给这样的男人才会幸福,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爱情生活才会甜蜜。

李淑清沉浸在幸福的遐想里,眼睛虽然闭着,但面容却带着微笑。

“小清,妈给你做了荷包蛋,快趁热吃吧,补补身子,”母亲端着热气腾腾的碗来到李淑清面前。

李淑清睁开眼,接过碗,碗里有两个鸡蛋,浮在红糖水上面,“妈,你放红糖了?”

“嗯,这期间喝点红糖水好,快吃吧!”

李淑清吃了起来,成东方要是在旁边,她一定会给成东方一个鸡蛋的,看着心爱的人吃会比自己吃都高兴。

这个晚上,成东方的心也是不平静的,上中学以来,他意识到李淑清在追他,但一直没有表白,今天在小河边的谈话,确定了他俩的关系,他既兴奋又有点惶恐,兴奋的是平生第一次被一个女孩追,而且是漂亮温柔娴静的女孩,他对李淑清是有感觉的,她的外貌、气质、修养、性格是他所喜欢的类型;惶恐的是有些不安,因为这是第一次,因为还是学生,因为不久前班级批判过早恋现象,他担心会被同学们知道,一旦泄露影响很大,对自己未来的学习、成长、进步都是不利的。这件事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不能让赵老师知道,班长刚刚被免,再传出早恋的风言风语,自己的前程就堪忧了。赵老师信任胡为民,现在又看好了关来福,自己正处在低谷,虽然能力比他俩强,但再有能力也需要老师的认可,否则哪有好果子吃。明天要叮嘱李淑清,当同学的面一定要谨小慎微,不能留下蛛丝马迹,你不授人以柄,他们想落井下石也难。对于成东方来说,爱情不是他的全部,他不能不三思而后行,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成东方难得有这样的清醒,他没有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反而爱情成了他奋起向上的力量。

次日,天气预报说有小到中雨,有的同学听了广播,带了雨具,有的同学看早上的天气挺晴朗的,什么也没带。昨天听周主任说今天运粪肥,相当一些女生带了口罩,以过滤粪肥的臭气,让呼吸顺畅些。

周主任简单介绍了今天的劳动内容,每班负责20亩地的送肥任务,每隔大约10多米放一堆,三条垅为一趟,苗圃预备了扁担和筐,男生挑肥,女生负责往筐里装。粪肥在场部外边,出了门往北走500米就是。说话间,苗圃工作人员把铁锹、扁担和筐已经准备好了。女生们拿起锹,男生们挑起筐,以班级为单位出了场部院子,向北走去。

粪肥堆很大,足有200立方米,还没走近,那难闻的气味便扑鼻而来,女生们纷纷停下来,戴上了口罩。男生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个别男生戴上了口罩给人的感觉像是生病了一样。

周主任说,六个班级从一班开始向西数,每30条垅为一班。听周主任这么说,五班六班同学皱起了眉头,这样的话六班离粪堆是最远的,估计有将近1公里的距离,而一班是最合算的,几乎近在咫尺。

“这样划分不公平,”六班男生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周主任回头看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谁喊的,赵老师瞪了钱正印一眼。

周主任说,那样吧,为公平起见,咱们下午调换一下,从六班开始向西排,这样行吧!

五班六班同学叫好肯定,一二班同学有点失望,但也无话可说,因为这样做对大家是比较公平的。

火热的劳动开始了。男生们把筐往地上一放,等着女生撮满挑走,女生们一人负责撮满一个筐,男生们陆续挑起担子走了。六班路途远,来回需要20多分钟,趁这功夫女生们还能歇一会儿。

田埂上挑担的男生形成了对流,大家嘻嘻哈哈,说说笑笑,好不热闹。挑了三个回合,肩膀就有点吃不消了,两筐粪肥,少说也有几十公斤,连压带磨,肩膀疼痛。

看孙爱军揉着肩膀,董艳丽把自己带的毛巾递给他,“把毛巾垫在肩上。”孙爱军接过毛巾垫了右肩上,再挑感觉舒服多了。

这个情景被李淑清看在了眼里,她放下铁锹,从书包里取出自己带的毛巾,擦了把汗,然后把毛巾搭在脖子上,等成东方回来好给他。一会儿,成东方回来了,李淑清走了过去,小声对他说:“你把毛巾垫在肩上,不然肩膀压的疼。”成东方想拒绝,但又怕李淑清生气,只好接过毛巾,他先擦了擦汗,说:“毛巾借我垫肩膀吧!”然后对撮粪的女生说:“谁还带毛巾了?借给男生,道路太远,压得受不了。”成东方以这种方式淡化了李淑清对她的关心,同学们浑然不觉,李淑清也心领神会。

成东方的一番话使一直也想这么做的伍凤薇有了充分的理由,她毫不迟疑地把毛巾递给了向云龙,看着那条崭新的毛巾,向云龙不好意思用,“不用垫,没事,我在家经常挑水,适应了。”伍凤薇埋怨道:“快拿着,这得挑一天呢,肩膀受不了。”面对伍凤薇的执意,向云龙笑着接过毛巾,自我解嘲地说:“新毛巾,垫肩上白瞎了。”看向云龙把毛巾垫在肩上,伍凤薇嘴角露了一丝笑意。

新班长关来福为了表现自己,赢得同学的认可,这次劳动非常卖力,他挑起担子风风火火,比其他同学快了半个回合,但他身材偏瘦,肩膀没肉,挑了三个来回,就感到肩膀火辣辣的疼。第三次回来时,他已经不敢把扁担放在肩上了,彭爱珍看关来福一手拎着扁担,一手提溜着两个筐,心里就明白几分。但她性格腼腆内向,不可能像董艳丽、李淑清、伍凤薇那样当着大家的面把毛巾给关来福。怎么办?彭爱珍想着对策。看见关来福放下扁担和筐,去找书包取水喝,便对身旁的李云霞说:“太渴了,我去喝口水。”李云霞说:“你去吧,我自己撮。”彭爱珍来到书包堆前,看身边没人,把毛巾给了关来福,“把毛巾垫肩膀上。”关来福是细心人,他怕别人说东道西,想把毛巾垫到里边,他急忙脱下衣服,让彭爱珍把毛巾他垫在肩上,彭爱珍上前一看,肩膀已经磨的快秃噜皮了,“哎呀,都起痧了,你悠着点吧,别太要强了。”“我是班长,不带头哪行,忍着吧!”彭爱珍把毛巾垫好,关来福穿上衣服,他们俩前后脚回到了粪堆旁。

林有志挑着担子回来,把筐往地上一放,魏秀清为他撮粪,他看魏秀清脸上溢出了汗水,夺下她的铁锹自己撮了起来,边撮边说:“你歇会儿,我自己撮。”至从林有志说了在她家后窗看到她擦身子的事后,魏秀清和林有志的关系就非常微妙。魏秀清知道林有志以这种让人难为情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情感,但自己一时还不能接受,或者说对他还没有那种感觉。林有志学习不太好,但人不坏,身体很壮实,脾气还可以,只是和武鹏飞他们搞到一起,让人觉得有那么一点流气。董艳丽、谷红霞的事让她的春心也蠢蠢欲动了,尤其是前些天看了捡的刘向阳写给刘凤珍的纸条,更萌发了她的怀春之欲。林有志装满了筐,挑起来走了,望着林有志结实的背影,魏秀清还在犹豫的纠结中。

遭到赵老师批评和刘凤珍拒绝的刘向阳,并没有灰心丧气,他每次挑担回来,宁可多走几步道,也要把筐往刘凤珍脚下放,以这种方式接近刘凤珍,但刘凤珍面无表情,装作没事人似的,甚至都懒得抬头看刘向阳一眼。对刘凤珍的冷淡,刘向阳一点也不往心里去。每次刘向阳都让刘凤珍多装点,以此证明自己身体很棒,在刘向阳眼里,也许身体是自己唯一可以炫耀的条件了。第四次回来时,刘向阳看刘凤珍撮的不像以前那么痛快,知道她身单力薄,有点扛不住了,便从刘凤珍手里抢下锹,自己撮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刘向阳就把两个筐装满了,蹲下身把扁担放在肩上,轻松地站起来,大步向地里走去。那一刻,刘凤珍觉得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她知道遭到拒绝的刘向阳对自己是真心的,不真心他是不会帮自己的。暖流过后,刘凤珍冷静下来,不能感情用事,一定要拒绝到底,不要让他再有幻想。

挑完第五担回来,体力好与不好的男生都感到累了,走了将近10公里的路,不累是假的。李政和对武鹏飞说:“差不多得了,下午就与一班对换了,那么实惠干嘛,非得完成一半啊?”“不完成一半行吗,赵老师那儿也通不过啊!”“哼,老师要强,同学遭殃,”李政和发了牢骚。这句话被跟在后边的关来福听见,他快走两步,对李政和说:“你别散布落后言论啊,扰乱军心,上午的活不完成一半,下午好意思跟一班对换吗,咱六班能那样做吗?”

李政和听关来福说自己扰乱军心,火就窜上来了,“谁扰乱军心啊?”

“你说老师要强,同学遭殃,这不是扰乱军心是啥?”关来福咄咄逼人,直揭痛处。

“行了,干活吧,政和也是发发牢骚,活也没少干,”武鹏飞心想这话传到赵老师那儿对自己也不利,赶紧打圆场。

武鹏飞说话了,关来福不能不听,武鹏飞毕竟是班干部,况且自己也是立足未稳,关系搞僵了没啥好处。关来福借坡下驴,“可不是么,活都干了,累也挨了,发牢骚不是费力不讨好吗?”

“喂,来福,你跟赵老师说一声,该歇一气了,大家累得够呛,”武鹏飞说。

“行,回去我向赵老师汇报,”关来福答应了。

往常劳动赵老师还能象征性地干点活,这次赵老师因忙于五一后的结婚事儿分心不少,人也累瘦了。这次他没有去地里,一直在粪堆旁值守,但每个男生挑了几担他都心里有数,他从挑担走时的顺序和回来的先后就判断谁偷懒,谁耍滑,谁软磨硬泡。

关来福来到赵老师跟前,“赵老师,大家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行吗?”

老师抬腕看了下手表,十点三十分,问道:“现在干多少了?有三分之一没?”

关来福想了一下,“三分之一能多点吧!”

“行,那就休息20分钟,上午一定完成过半,”赵老师说。

“一人再挑两趟肯定过半,没问题,”武鹏飞在旁边接了话茬说。

六班休息了,其他班还在继续运肥。三班的边军强体质比较弱,刘玉芝每次给他撮的都不满,暗地里想照顾他一下。由于昨天挖水渠,同学们累得腰酸腿疼,冯七等几位男生今天请假了,致使三班的进度落在了后边,陈老师心里急,就催班长庄敬恩让同学们快点干,别磨磨蹭蹭的。庄敬恩看边军强的筐装的不满,没好气地对刘玉芝说:“你多装点行不,少也是走一趟,多也是走一趟,咱班进度落后了,快,多装点!”

“这还少啊,这就够满了,多了挑不动,”刘玉芝辩解着,心想都像你那体格还说啥了。

“你咋那么多话,叫你装你就装得了,”庄敬恩的态度有点横了。

“我就装这些,愿意装你装,”刘玉芝把锹一撇,甩手不撮了。

庄敬恩无奈地从地上捡起铁锹,给两个筐各添了三四锹,又拍了了拍,对边军强说:“挑走吧!”

边军强皱了下眉头,有点犯难,蹲下身子去挑,刘玉芝跑了过来,“军强,你不挑,谁装的谁挑。”

庄敬恩火了,“刘玉芝你想干什么?为什么阻拦?”

“我什么也不想干,实话告诉你,这么满边军强挑不动,你身体好你挑吧!”刘玉芝手掌一挥,让庄敬恩挑。

庄敬恩被刘玉芝的话将的有点下不来台,说话也不加思考了:“你咋知道边军强挑不动,你俩什么关系?”

“你说俺俩什么关系,同学关系呗,哪像你想的那么复杂啊!”刘玉芝差点把庄敬恩和梁英菊的关系说出来,话到嘴边才改了口。

今年春节,电影院上映了四部彩色故事片《艳阳天》、《青松岭》、《战洪图》、《火红的年代》,这是“文革”后我国拍的彩色故事片,学校曾组织观看了《艳阳天》和《战洪图》。春节期间,刘玉芝父亲单位发了《青松岭》电影票,那天下午3点多,刘玉芝来到位于北市场的群众电影院观看电影,刚要检票进场,看见前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是庄敬恩和梁英菊,她赶紧躲藏起来,等他俩入了场,刘玉芝才检票,电影院光线暗,刘玉芝瞄着他俩,他俩在前边就座后,刘玉芝才找到自己的座位,在他俩后边,相隔有五六排。庄敬恩个头高,电影开演了,刘玉芝也能看见庄敬恩的脑袋,那脑袋常常向梁英敬倾斜,目睹这个场面,刘玉芝哪还有心思看电影啊,她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了他俩身上。

电影演完了,灯光亮起来,刘玉芝背过身低下头,等他俩走到前边,才跟了出去。天已经黑了,梁英菊挽着庄敬恩的胳膊,俩人慢慢地往回走。到了北市副食商场往北拐,前边就是北站,到总站路向右行,过了天桥是一片棚户区,离家越来越近了。刘玉芝与他俩保持一百多米的距离,她突然看见俩人躲在了一家商店的柜车后面,刘玉芝不敢看了,也不敢想了,但是她知道三班有了第一对恋人。

一直没说话的边军强说:“别叽咕了,我挑,干活还能把人累死。”他刚要去挑担子,刘玉芝横在前边,“不挑,谁装的谁挑。”

“刘玉芝你不要胡搅蛮缠,影响劳动,”庄敬恩指着刘玉芝。

听庄敬恩和刘玉芝吵吵的越来越厉害,梁英菊走过来,“玉芝,你为啥不让边军强挑啊?”

“他身体不好,劳动也要量力而行,”刘玉芝说。

“哎哟,你还挺护着他呢?”梁英菊的话里有股酸气。

“你少在这儿说风凉话,把自己屁股擦干净了再说别人,”刘玉芝点了一句,但还留有分寸。

“你啥意思啊,谁屁股不干净了?”梁英菊反问道。

“你不要逼我啊,别给脸不要脸,”刘玉芝话说的很到位了。

庄敬恩给梁英菊使个眼色,梁英菊没再吭声,在心里合计和庄敬恩的事走漏风声了,刘玉芝怎么知道的,看样子不像是诈我,那是咋回事?她想不通,更想不明白。

这时陈老师走了过来,问明了情况,对庄敬恩说:“你挑吧,边军强身体弱,这么满他挑不动,劳动我们要努力,但也要量力,别累坏了身体,慢就慢吧,大不了晚点回家。”

庄敬恩挑起担子走了,这场风波才告一段落。

苗圃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今天专门安排一名工人烧开水。工人挑了两桶水来啦,一桶开水,一桶凉水,同学们蜂拥而上,用缸子舀水,男生们舀凉水,女生们大都去舀开水。水来了,雨也跟着来了。雨不大,丝丝细雨,缠绵悱恻,带雨具的同学从书包里拿出雨衣披在身上,带雨伞的男生一肩挑着担子,一手打着伞,走在春天的田野上。

终于午休了,同学们取了饭盒,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虽然没有什么好吃的,但大家吃的很香,这就是饥不择食吧!

中午休息那阵雨下的大了些,到了午后要上工时,雨突然停了,真应了杜甫那句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下午的劳动是对一班二班的考验,距离远了不少;三班四班差别不大,他们两班紧挨着;而五班六班却轻松了许多五班六班上午完成任务过半,而一班二班才将达一半,他们的任务很重。

在方老师的带领下,五班这次劳动走在了全学年的前边,昨天挖水渠五班第一个干完的,今天挑粪送肥又领先其他班级,进度比六班还快。老师带头,班干部努力,全体同学齐心协力,女生们撮的快,男生们挑的欢,个个像小老虎似的,撒着欢地干。

李德龙身体好,有体力,他一马当先,干在前边,以自己的行动影响激励了同学,整个上午他比其他同学多挑了两个来回,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的右肩磨破了,渗出了血,他就换在左肩上挑。王雅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看李德龙挑担回来,王雅婷上前问,“哎。德龙,你咋换肩膀挑了?”李德龙嘿嘿笑道:“唉,右肩磨破了。”王雅婷嗔怪说:“干那么猛干哈,悠着点呗!”王雅婷早上出来的时候,准备了一条毛巾,但出来的时候忘拿了,当时她想回家取,正好这时朱丽莎来找她,王雅婷说:“你等我一下,我毛巾忘带了,我回去取去。”“别取了,用我的吧!我带了,”朱丽莎说。听李德龙说肩膀磨破了,王雅婷后悔没回家取毛巾,现在只能向朱丽莎借了。王雅婷把朱丽莎拉到旁边,“哎,李德龙肩膀磨破了,我忘带毛巾了,把你的毛巾借他垫肩吧!”“行啊!”朱丽莎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拿了下来,给了王雅婷。王雅婷接过毛巾,看李德龙挑着担子刚走不远,小跑着撵上了李德龙,“把毛巾垫肩上,免得磨得慌。”“谁的毛巾啊?”李德龙问。“那谁,朱丽莎的,”王雅婷说。“啊,她特爱干净,我用了她就不能用了,”李德龙觉得不妥。“没事,她要嫌弃,就不会借我了,拿去吧!”李德龙把毛巾垫在肩膀上,减轻了不少疼痛,走起路来也轻松了,看到这一切王雅婷的心也宽慰了不少。

这次劳动不仅是对体能的考验,也可以说是对人的意志的挑战,每个男生的肩膀磨破了,有的重一些,有的轻一些;女生们的手打起了血泡,有的破了血肉模糊,有的没破,但泡鼓的满满的,随时有破裂的危险。眼看胜利在望,但同学们的体能也到了极限,男生的肩膀每走一步,都要忍受疼痛的折磨;女生的手每撮一锹,都钻心地疼。没带手套的女生,干脆把口罩摘了下来,垫在手里,她们宁可去呼吸那股臭味,不然她们的手都不敢去握那锹把了。

各班主任看到大家的速度慢了下来,知道同学们有点挺不住了,他们投入到最后的冲刺中,给同学们以激励。四班班长于桂玲看到一个小个子男生累的气喘吁吁,精疲力竭,她抢过那个男生肩膀上的扁担,把筐一放,对撮粪的宋玉莹说:“装满,我来挑。”那个男生与她争抢,“给我吧,这不是女生干的活,你还是去撮吧!”

“毛主席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你们男生能干的,我们的女生也照样能干,”于桂玲想起了毛主席的教导,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几位女生给筐撮了八成满就不装了,宋玉莹说:“桂玲,就这些吧,再装你挑不动。”

“我行,你再撮两锹,”于桂玲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大家只好把筐装满,看着于桂玲把担子挑起来,她刚走的几步有点晃,没掌握好平衡,又走几步就稳当多了。在她的带领下,班里几位身体强壮的女生也纷纷效法,五六个女生挑起了担子,摇摇晃晃地走在田埂上,成为整个劳动场面中最具看点的情景,四班的女生为她们鼓掌,男生们受到了鼓舞,也加快了脚步。那个时代常常用“铁姑娘班”、“铁姑娘队”表达对女性的赞美,姑娘们也以加入这样的集体为荣。于桂玲和几位女生传承了这种精神,表现出“谁说女子不如男”的气概,“巾帼不让须眉”由此可风一斑。

于桂玲她们挑了两个来回,体会了担子压在肩膀的疼痛,也感受了男生们的不容易,这时她想起了那首歌:“能挑千斤担,不挑九百九…”于桂玲高声唱起这首歌,给身边的同学极大的感染,大家纷纷和着旋律唱了起来,尽管唱的不整齐,但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唱的是一种精神,一种对自己的鞭策,只要精神不滑坡,力量就比困难多。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看到四班于桂玲等女生挑起了担子,其他班的女生也受到了启发,在这个节骨眼上,像男生一样挑担子才是最好的表现,也会最受老师和同学的关注,事半而功倍,何不尝试一下,表现一番呢?

于桂玲她们主动挑担是自愿的,不是想出什么风头,而有些女生的效法却带有了很强的功利性,她们不过是想以此增加入团的砝码而已。

应该说,男女同工同酬是对的,但有些工作有些活不适合女性干,这是由男女不同的生理特点决定的,就像有些工作有些活适合女性做一样。“女人能顶半边天”,但女人能顶的是属于自己的半边天,女人非要顶男人的半边天,精神可嘉,但不宜提倡,这是对女性起码的尊重。

下午4点多,两天的苗圃劳动终于结束了,120亩田地上堆满了同学挑运的粪肥,不久它们将被扬撒到即将播种的田野上,为农作物提供养分,“农业一枝花,全靠肥当家”。两天的劳动,同学们兴修了水利,运送了农家肥,这是两件事关农业生产的大事,也算是为农业丰收奉献了微薄之力。

回家了,同学们骑上自行车,在狭窄的马路上形成了车流不息的景观。于桂玲陪王老师去探望韩玉兰,四班的同学骑到昭陵大街时,看见有个卖冰棍的老太太,他们停下来想买几支冰棍吃。黄风林从小就好和人打赌,他对同学说:“谁能在10分钟之内吃10根冰棍,我请客!”大家面面相觑,这时金向党说:“说话算数不?”“当然算数了,”黄风林又对卖冰棍的老太太说:“大姨,你戴表没?”老太太一听有人打赌,乐得合不扰嘴了,连忙说:“戴了,你看!”老太太挽起了左胳膊的袖子。金向党挤到前边,“大姨,你掐下表,看几点了。”“现在4点半,”说罢老太太人冰果箱子里拿出一根冰棍,递给了金向党,金向党大口地吃了起来。第一支冰棍吃的痛快,凉爽,舒服,第二支吃的感觉也不错,吃第三支时口腔里有点麻木了,冰凉的冰棍拔的牙有了疼痛感,速度也明显地降了下来。金向党用了不到三分钟吃完了三支冰棍,他拿起了第四支,咬了一口含在嘴里,感觉凉气直往额头上串,血液循环不畅了,眼睛也有点发花,但金向党还坚持着。围观的同学看他那样,都笑的乐不可支。金向党吃完第四支冰棍,活动了几下嘴,用舌头舔了舔牙齿,然后才开始吃第五根。第五根吃完了,黄风林看金向党神态有点不正常了,“你还行不?不行别吃了,这五根就算我请客了。”金向党说话都不利索了,“没、没事,我还能…吃。”金向党也是爱面子的,有女同学在场,拉硬也得吃。他吃完第六根的时候已经用时8分钟了,10分钟之内吃10根是不可能了。但他还要吃第七根,大家劝他别吃了,金向党晃着脑袋对老太太说:“大大姨,再拿一一根。”卖冰棍的老太太担心吃出事来,“孩子,别逞能了,身体受不了。”“没事,拿来…”老太太慢腾腾地又从箱里取了一支冰棍,把包裹的纸一点点撕掉,老太太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让金向党恢复一下,但六根冰棍进到嘴里,周围的血管几乎冻僵了,短时间内是不能恢复常态的。金向党没吃到一半,只感觉眼前一黑就要晕倒,同学们连忙过去扶他,宋玉莹取出书包里的水壶,喂了他几口水,他才慢慢缓过来。黄风林给了老太太5角钱,老太太找了他两角玖分,还嘱咐黄风林,“孩子以后可别打这赌了,这要是吃出好歹来可咋整。”黄风林看金向党晕的一刹那,心里也害怕了,花几角钱事小,真有个三长两短,后悔就晚了。

歇了20多分钟,金向党才感觉好些了,他要骑车回家,同学们说什么也没让他骑,宋玉莹等几位同学和他一起上了20路汽车,把他安全送回家。

 

     小说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