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沈阳城市公用集团万有裕的网易博客

有话就说,实话实说,真话真说,无话不说。本人郑重声明本博客原创文章谢绝分享转载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青葱岁月52  

2014-03-04 07:24:57|  分类: 小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书敬献给同时代的老师和同学们。那是一段青涩的岁月,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那是磨难中成长的难忘记忆。
                                                                     ——题记

第五十二章

 

6月中旬,完成了八年级第一学期考试,这比往常提前了将近一个月,目的就是为接下来的战备施工劳动腾出时间。在批林批孔的大形势下,以及“黄帅事件”的影响,考试只是象征性的,基本流于形式,没有了教学意义,考场上交头接耳和抄袭已经司空见惯,监考的老师懒得管,学习差的同学使劲抄,学习好的同学也不像过去那样介意别人抄袭了,考场歌舞升平,你好我好大家好;成绩无人在乎,你抄我抄大家抄。文化课学习轻松了,但更繁重的体力劳动却在等着同学们。

622下午,学校为八年级同学召开了战备施工劳动动员大会,给全体师生上了一堂战备教育课,从而使同学们对即将开始的紧张繁重的战备施工劳动的意义有了正确的认识。

由于学校操场已经开始防空洞施工,动员会是在教学楼下那块篮球场上召开的,同学们坐在地上聆听了校领导的动员报告。

校革委会张主任在作动员时说:当前全国批林批孔运动深入开展,形势一片大好,全国人民都在抓革命,促生产,促战备,时刻准备打仗。但是现在世界并不安宁,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争霸愈演愈烈,战争的危险笼罩着全球。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我们要提高警惕,保卫祖国。今天给八年级同学作战备施工战前动员,希望同学们认真学习贯彻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指示精神,贯彻“备战、备荒为人民”要求,提高思想认识,增强战备观念,以高昂的革命热情和大无畏的精神投入到战备施工劳动中。毛主席指出,帝国主义如此欺负我们是需要认真对待的。当前世界上还有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存在,所以还有战争的危险。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为了发动对我国的战争,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虎视眈眈,企图对我国实施突然核打击,中苏边境也不安宁,他们以种种借口寻机挑衅,妄图对我国发动侵略战争,天下并不太平,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从国际形势看,苏修的战略重点在欧洲,但西方为了自身的利益,总想把祸水引向东方,西方就太平了。美帝和苏修这两个超级大国是既互相勾结又相互斗争,勾结的目的是为了更大的争夺,谋求重新瓜分世界,掠夺世界资源。他们之间矛盾重重,假缓和,真对抗,谁也不信任谁,明争暗斗,尔虞我诈,都想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建立自己的霸权统治,欺压第三世界人民。但是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的历史潮流是不可抗拒的,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他们的阴谋不会得逞,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是历史的经验证明了的真理。

毛主席教导我们:“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我们既要准备打常规战争,也不惧怕核战争,面对战争的危险我们要掌握主动权,就不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而要提高警惕,做好准备。防空洞能够有效预防核打击,有了防空洞我们就不怕苏修的突然袭击,这样才能保存我们的有生力量来消灭敌人,最后战胜敌人。上级对我校师生非常关心,决定投入资金,在我校操场下面修建一座防空洞,这项工作已经开始,上个月九年级的同学完成了地下坑基施工。这是一项政治任务,也是一场硬仗,意义重大,我们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迎着困难上,专拣重担挑,利用这个暑期把防空洞建设好。希望广大师生鼓足革命干劲,积极参加劳动,经受住考验,共青团员和红卫兵要发挥好带头作用,为同学们做出榜样。学校决定在这次战备施工劳动中开展评选“突击队”和“红旗手”活动,希望各个班级和广大同学响应学校号召,努力争当“突击队”和“红旗手”。我相信通过大家的努力,我们一定会圆满地完成好这项政治任务。

张主任动员之后,每个班级派一个代表做表决心发言。代表六班发言的是班长关来福。他拿着事先写好的发言稿走上台,慷慨激昂地念了起来。他说:“我们八年六班全体师生决心在这次战备施工劳动中,牢记毛主席‘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教导,哪里有困难就冲向哪里,哪里任务重就战斗在哪里,不怕苦不怕累,坚决把战备施工任务完成好。请校领导和革命师生看我们的实际行动吧!”代表五班发言的是班长张玉静,她走到前边,大声讲道:“刚才,听了张主任的动员报告,我们五班广大同学倍感振奋,对这次战备施工劳动的意义有了新的认识,对完成好这次艰巨劳动更加充满了信心。我们五班在这次劳动中一定要响应学校的号召,把交给我们的任务完成好;我们不怕吃大苦,流大汗,敢于挑战自己,在困难面前决不低头,越是艰险越向前,做好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为修建好防空洞,做出我们的贡献。”四班上台发言的是团支书于桂玲,一阵风吹来,她捋了一下刘海,展开稿子念道:“老师同学们,大家好!今天学校召开战备施工动员大会,听了张主任的讲话,我们增强了信心,鼓舞了干劲,我们要在思想上做好准备,行动上积极参与,把困难想的多一些,把条件想的苦一些,以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迎接这次严峻的考验,以压倒一切困难的大无畏精神,团结一心,同心协力,坚决把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完成好,为战备施工奉献我们的力量。”接下来三月班长庄敬恩、二班长姚倩娜、一班班长王思远也分别代表本班发言,内容大同小异,决心大,口号响,干劲冲天,斗志昂扬,改天换地,勇当闯将,等等。

动员会后,回到教室,六班赵老师又强调了几件事情。赵老师说:“这次战备施工劳动的意义和目的,刚才校领导讲了,我就不重复了。我想和同学们说的是,一是这次劳动强度大、难度大、困难大,又是夏天,阳光足,天气热,大家会很辛苦,同学们在思想上要做好充分准备,男同学不要怕流汗,女同学不要怕晒黑了,我们班要力争突击队荣誉,见旗就夺,毫不谦让,表现突出的同学优先考虑下批发展团员。二是这次劳动有一定的危险性,不安全因素较多,防空洞有七八米深,爬上爬下的,还要搬运大石头,少说也有二三十斤重,同学们要把安全放在首位,做好预防工作,不能掉以轻心,千万不要发生任何事故,确保任务完成的好,同学又平安无事。三是劳动中同学们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搞好团结,照顾好体质差的同学,班干部和团员要起到带头作用,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打硬仗的精神,坚决啃下这块硬骨头,圆满完成学校交给我们的任务。大家有没有信心?”全班同学异口同声地喊道:有!最后,赵老师根据劳动强度分了五个小组,水泥组由体育委员武鹏飞负责,运石组由副班长成东方负责,运输组由团支书胡为民负责,和灰组由班长关来福负责,后勤组由劳动委员于得水负责。之后赵老师又根据每个学生的体质体力情况给每个组划分了组员,由于女同学体能不如男同学,大多数女生被分配到了和灰组和后勤组。

这次劳动学校给八年级划分了六个标段,每班一个标段,除浇筑毛石混凝土由专业的工人施工外,其余的活儿全部由学生承担。与赵老师的鼓动不同,五班方老师更多强调的是安全,因为她觉得这样繁重的复杂的劳动不是这个年龄段同学能够承受的,不光需要体力,还要知道劳动的技巧,如果体力透支,或者干活毛糙,发生事故的可能性就增大了。方老师听说了前不久苗圃劳动四班女生韩玉兰摔伤的事,一直心有余悸。回到教室,方老师没再做动员,她讲的最多的是安全。方老师说:“同学们,刚才,张主任做了动员,动员的话我就不讲了,我想强调的是安全,因为这次干的活与以往不同,有很大的危险性,下到坑里劳动的同学一定要多注意脚下和身边的情况,搬运石头要量力而行,太大的搬不动两人搬,不要逞能;从地面到坑里有七八米深,不要在坑边打闹,以防坠落坑里;天气热,容易中暑,累了就休息,这次我们班不争突击队这个荣誉,在半个月里把我们的标段任务完成就行。家里有手套、草帽的同学可以带来,加强自我保护,我不担心同学们的劳动热情,我最担心的是出事故,所以我们宁可慢点,也要保证安全,大家都要把安全放在心里,绷紧这根弦。明天休息一天,下周一开始半个月的劳动。同学们有事没,没有的话,放学!”与赵老师比,方老师的话更人性化,让人听着也亲切,这不仅是男老师与女老师的差别,更重要的是两人的价值观、教学观是不一样的。

放学回家的路上,胡为民对方文友说:“这次劳动你要好好表现,争当红旗手,为加入共青团打个好基础。”方文友说:“我会努力的。”上中学两年多了,方文友还没有加入团组织,心里也挺着急的,每次父亲问他,他都不好意思面对,父亲一直鼓励他要求进步,可是方文友的进步不大,一直徘徊在团组织大门外,这次战备施工劳动是对他的考验,方文友想要向团员们学习,端正劳动态度,克服私心杂念,积极肯干,吃苦耐劳,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用自己的行动争取早日跨入团组织大门,成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于得水说:“为民是团支书了,这对你入团是有利的,你自己好好表现表现,我们再帮帮你,问题就不大了。”

方文友非常感谢两位好同学的支持、帮助和提携,但一想到前边还有好几个人排队呢,几个小组长也没加入,又有点信心不足。他想起了同院的陈根生,问道:“陈根生年底差不多吧?”

“他呀!别提他了,小毛驴拉车那伙的,”胡为民说。

“三分钟热血,经不起考验,”于得水也叨咕了一句。

“他咋地了?”方文友不解的问。

“对这批团员发展有意见,这批没有他闹情绪了,”胡为民说。

方文友对这批发展伍凤薇也感到意外,说道:“说实话,我对这批发展的团员也不理解,向云龙没说的,但伍凤薇有点搞不明白。”

“唉,整那么明白干哈?按老师的想法做没错,”胡为民说的直截了当,毫不掩饰。

“文友,你别想那么多,努力争取,不管别人怎样,做好自己就行了,”于得水嘱咐道。

“这我倒是明白,不过咱班有些事让人看不懂,”方文友咋想咋说,在胡为民和于得水面前他毫无保留,知道他俩不会出卖他。

陈根生闹情绪,受到了赵老师的冷落,这对于方文友来说是一个契机,起码在入团问题上少了一个竞争的对手,他在心里排了排在他前边的人,应该有杜子明、张玉洁、吕秀丽、郑兴业等,按照每批发展两人算,最快也得明年下半年,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这次劳动再努力也是打个基础而已,评上“红旗手”或许还有可能提前发展,但那得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想到这次劳动的艰苦性,方文友又有点信心不足了。

624,星期一,天气,晴,半个月的战备施工劳动在紧张的气氛中拉开了战幕。学校操场上这个长80米,宽50米,深8米的大坑,就是正在施工的防空洞。半月前九年级的同学完成了地基浇筑部分,坑的四周已经垒起了高1米、厚500公分的毛石混凝土墙,八年级的任务就是为在基础上继续浇筑石墙的工人师傅提供施工用的石头、灰浆,这是纯粹的力工活。大坑的西部搭建了四米宽斜坡的架子,作为从上面运输材料的通道,架子挺陡的,人走在上面身体会向前倾斜,装载石头或砂浆的车子上去,还有一点晃悠,车子受地球引力的影响,有很强的向前冲力,需要人用绳子牵拉着,不然容易发生危险。

工人师傅已经把模板支好固定,就等着石头和砂浆进行浇筑。每班只配了一辆带车子,如果按部就班地用车子运材料,会窝工,赵老师把五个组的组长召集一块开了个快会,对他们说,武鹏飞你们水泥组赶快去搬水泥,成东方你们用车子往坑里运石头。关来福水泥来了抓紧和灰,胡为民混凝土拌好了,用车子往坑里送。于得水你们后勤人员在做好服务的同时,看哪个组活儿忙不过来就帮一下。

劳动开始了,考验进行时。武鹏飞带领几位男生不一会儿就把二十多袋水泥扛到了现场,关来福领着十多个同学解开水泥袋子,倒入砂堆上进行搅拌,于得水他们挑来水,关来福他们开始和灰。成东方运石组的8名同学来到校外墙边的石头堆,大家齐动手,把一块块为规则的青石装上手推车,推到防空洞边上,沿着跳板铺成的通道卸进坑里。第二车运完刚上来,胡为民堵在道边,对成东方说:“东方,那边灰和好了,把车给我们,好往下运混凝土。”

“石头还没运完呢,运什么混凝土啊?”

“你们不运两车了么?”

“两车能够吗?”成东方对坑里的师傅喊:“师傅,这些石头够用吗?”

一位40多岁的老师傅抬起头说:“这点石头哪够啊,再来五车吧!”

“你听听,石头还不够呢,你运混凝土有什么用啊!”成东方带着几个人推着车走了,胡为民气的对运输组的同学说:“先歇会儿吧,等他们推完石头再说。”

他们几个跑到墙根角凉快去了。

运石组在成东方的带领下,大家干得很猛,几乎是一路小跑,五六趟下来,坑里的石头就堆成小山了,大家也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这时王瑞祥对成东方说:“咱先歇会吧!别堆太多了,好像我们组人多似的。”成东方说那就歇会吧!大家刚坐下休息,赵老师和胡为民走了过来,车停在路边上,“成东方,胡为民他们等着用车运混凝土呢,你们咋不把车送过去?”“这不是刚坐下歇一气吗,”成东方站起来,把车交给胡为民,“你看人家五班,都浇筑上了,俺班灰还没送下去呢!光顾自己运石头,没有集体观念。”赵老师生气地说,胡为民推起车快速地向操场奔去。

挨了老师的说,成东方把气撒在王瑞祥身上,“挨说就怨你,早不张罗休息,晚不张罗休息,偏偏这功夫张罗,挨了一顿抠,这活儿干得窝火。”“我也不知道这时候老师来呀,知道咱就不休了,”王瑞祥也觉得憋屈,累了半天却挨顿说。

这时后勤组的女生们抬着一大桶水来啦,成东方看见了李淑清,刚才的气烟消云散了。看见水同学才感觉有点渴了,大家舀起一缸子水“咕嗵、咕嗵”喝了起来。

由于成东方运石组的耽搁,六班的进度比五班慢了一节,赵老师站在边上看着,根据施工情况协调各个组干什么,胡为民他们连推了五车混凝土,看石头不多了,跟胡为民说把车还给成东方,让他们推石头。之后又吩咐关来福快点和灰,但20袋水泥已经用完,赵老师又去找武鹏飞他们,武鹏飞在水泥库房里和几个同学正打扑克呢,赵老师这个气呀,“你们干什么呢,那边和灰等水泥呢,你们还有闲心打扑克,太不像话了!”

“这么快用完了?走赶快搬水泥去!”武鹏飞等人放下扑克,扛起水泥就往外走。

“搬完水泥帮关来福他们把灰和喽,工人浇筑等着用哪!”赵老师说。

武鹏飞本想叨叨两句,但见赵老师脸色不好就忍住了。五六个人一人扛了四五袋水泥,脸上脖子上衣服上沾了不少水泥,他们拍了拍身上的灰,想帮关来福他们和灰,但没有锹,伸不上手,就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上午这些水泥基本够用了,有几名同学去水池洗脸去了。

老师走过来,对武鹏飞说,“哎,你们组人呢?”

“啊,他们去洗脸了,”武鹏飞回答说。

“活还没干完呢,洗什么脸?”赵老师声音提高了,明显的带着一股气。

“大热天的,蹭了一脸水泥,洗一洗凉快凉快,”武鹏飞感到让老师说了,挺没面子的。

“叫他们回来和灰!”赵老师态度更横了。

武鹏飞终于忍不住了,“赵老师不是我们不和灰,我们想干但没有锹,咋干?”

“没有锹是理由吗?不会帮他们干吗?”赵老师看武鹏飞顶撞他,火气更大了。

“赵老师这话不对啊,我们是水泥组,凭什么让我们干两个组的活?”

“有分工不还得有合作吗,和灰跟不上让你们帮下忙不行吗?”

“我说不行了吗?你让我们过来我们就来了,但没有铁锹能怨我们吗?”武鹏飞脸红脖子粗的与赵老师争辩,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这时几位去洗脸的同学也回来了,他们听见武鹏飞说的话,眼里流露的是对他的支持。

“没铁锹不假,你们换换他们有什么不可以的,这样不也能快点吗?”赵老师说着自己的理。

“换什么换,要换就换组,我们和灰,他们扛水泥,”武鹏飞提出了换组的方案。

老师知道武鹏飞仗着自己体力好,才提出这样的办法,“不用换组,把你们组抽调两人去和灰,那谁,林有志、钱正印你们俩去和灰。”

“我上午的活干完了,要换下午换,”林有志也与赵老师公开叫板了。钱正印也随和道,“可不是吗,这不泡人的么?”

老师看他俩也不听话了,有点下不来台,“你俩还想进步不?还想入团不?”

林有志和钱正印几乎同时回应道:“不想!”

老师无计可施了,“行,好,别后悔啊!”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想入团这事对于要求进步的同学确实有巨大的诱惑力,但对于不想入团的同学没有一丁点的约束力。赵老师屡试不爽的灵丹妙药,今天遇到了油盐不进的两个同学,弄得他灰溜溜的。即使在那个讲政治突出政治的年代,一个群体也会有好中差,哪怕是人人想进步谁都想入团,也能分出三六九等,所谓落后都是与先进相比较而言的,先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老师凡事都想争第一,精神固然可嘉,但他不尊重同学,不公平对待大家,搞什么亲疏远近,蝇营狗苟,甚至有点顺我都昌,逆我者亡的意味,不要忘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武鹏飞今天的公然顶撞,就是一个不好的苗头。

五班同学在方老师的带动下,大家密切配合,精诚团结,通力合作,男生们脏活苦活累活干在前,哪有困难就冲向哪里。女生们也尽力而为,不藏奸不耍滑,哪边吃紧就自觉地赶到帮忙,虽然没有明确分组,但同学们配合默契,工作效率高,尤其是郭孝兴时不时的调侃几句,讲个冷笑话,使同学们在欢笑中忘记了疲劳,劳动是最美的,快乐的劳动是最开心的,男女生在一起的快乐劳动是最让人愉悦的。

虽然李德龙这批没有入团,但他丝毫没受到影响,劳动中表现的可圈可点,扛水泥有如一阵风,搬石头专捡大的拿,搅拌混凝土铁锹在他手上起落。尽管知道高志杰不同意他入团,但心无芥蒂,胸怀坦荡,劳动中依然与高志杰配合的很好。李德龙和石国柱、刘宝贵、郭宝华等同学运石头,他们同装同推同卸,推着车子,喊着号子,一路小跑,到了坑里,嘁哩咔嚓,麻溜利落,几下就把石头卸下。看到没有灰浆了,把车直接推到正在搅拌混凝土的高志杰身边,抢下铁锹就往车里装,没有分内分外,不分你的我的。人心都是肉长的,看李德龙他们这样任劳任怨地干活,高志杰心生愧意,他想起了鲁迅在《一件小事》中的那句话:“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而且他对于我,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四班的劳动内容与五班六班不一样,由于前些天下雨,防空洞的西北角有一处塌方,四班的任务是把那些塌方的土倒运上来。女生们负责撮土,男生们用盆把土端到地面上。如果说郭孝兴是五班的“活宝”,那么任福成则是四班的“开心果”。任福成家生活比较困难,家里兄弟姐妹多,人长的瘦小,其貌不扬,但天生乐观,好开玩笑,颇得女生喜欢,他在哪儿哪儿就有笑声。虽然他精明好算计,有点小自私,但同学们都能理解他,不和他一般见识。这次劳动王老师让男生从家里带盆装土,他把家里的小铁盆拿来,与其他男生带的铁盆比明显小了一圈,这和他的身体也般配。女生给他撮土,装了一锹他端起来就跑了,宋玉莹还想再撮一锹,任福成笑嘻嘻地说:“勤来勤去,倒腾的快。”旁边的唐文强戳穿了他的谎话,“啥勤来勤去,你就是怕累,耍滑头。”任福成“嘿嘿”一笑走了。那个时代男生们穿的大多是黄胶鞋,俗称解放鞋,由于家里困难,任福成的鞋不但旧了,而且小了,他将就着穿,鞋小但也不能阻挡脚的生长,大脚趾头把前边顶破一个洞,脚趾露在了外边。休息时,任福成突发奇想,搞了个恶作剧,他脱下鞋,拎在手上,看到女生就举起来,眼睛瞄着那个窟窿给女生们照相,那神态往往让女生忍俊不禁,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于桂玲看他把黄胶鞋举在眼下,打趣道:“任福成别照了,一会儿把你熏倒了。”任福成把鼻子凑近嗅了嗅,煞有介事地说:“不臭,不信你们闻闻。”说罢看王秋香在他身边,就举着鞋让王秋香去闻,当着大家的面,任福成这个举动让王秋香觉得是侮辱她,“滚一边去,你自己闻吧!”任福成看大家笑的开心,就又往前凑了凑,这下可惹怒了王秋香,她一把抢过鞋子,向地上撇去。同学们笑出了眼泪,杨立升说:“让你得瑟,快捡鞋去吧!”任福成自我解嘲道:“这味老正了,正宗黄胶鞋臭味。”他光着一只脚上了跳板搭的通道,刚走两步,突然“哎哟”一声,光着的那只脚正踩在一片玻璃碴上,他抬起脚一看,脚掌被玻璃碴扎破了,血流了出来,同学们发现后,纷纷围了上来,有的女生掏出手纸给他,他擦了擦血,但血还在往外涌。团支书于桂玲说:“任福成,你受伤了,回去休息吧,我和王老师给你请假。”“没事,轻伤不下火线,一会儿就好了!”任福成忍着疼笑呵呵地说。“真行吗,可别硬挺着,”于桂玲既为他的乐观感染,又担心他的伤势。“真能坚持,不信我给你走两步,”任福成接过唐文强帮他捡回的鞋刚要穿,“等一下,”于桂玲从兜里掏出手纸叠了几下,垫在那只鞋里,任福成穿上鞋走了几步,疼痛减轻了,但还不敢特别用力。

王秋香目睹这一切,心里也不是滋味,任福成让我闻臭鞋固然不对,但他这人就爱开玩笑,没有恶意,自己把他的鞋撇了,才害得他脚受伤,真对不起他。想到这儿,王秋香走上前对任福成说:“不好意思,是我害得你受伤了,对不起啊!”

“没事,不怨你,是我自己不小心没看见,”任福成说。

劳动继续,女生们只给任福成撮半锹土,她们担心撮多了,端着沉脚会疼。“哎哎,再装点,”任福成求大家多装一些。

“不行,装多了你受不了,”宋玉莹说。

“没事,我慢点走,”任福成解释道。

女生们只好又给他加了一锹土。任福成端起盆一瘸一拐地向上走去,那一刻,好些人对他的印象改变了,又奸又滑的一面被坚强顽强取代了。每个人都有闪光的一面,印象不是不可改变的,在关键时刻把自己的闪光点展现出来,往往会事半而功倍。

下午,阳光更足了,太阳火辣辣的烤人,不动弹都一身汗,干起活就汗流浃背了。但同学们斗志昂扬,热情高涨,头顶炎炎烈日,脚下虎虎生风,大家齐心协力,装的装,推的推,上午熟悉了劳动程序,也掌握了节奏,下午同学们配合的非常好,提高了劳动效率。

夕阳西下的时候,结束了第一天劳动。回到教室,六班赵老师做了小结。他说:“第一天劳动总的来看,同学们表现不错,各组长尽职尽责,大家积极性很高,任务完成的比较好。”赵老师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大家然后说:“经过今天的实践,感觉有的组的力量不太平衡,运输组稍显薄弱,为加强运输组力量,运石组的方文友明天开始到运输组支援。方文友你有困难吗?”听到赵老师问,方文友站了起来:“没有。”“好!请坐下。另外,我强调一下劳动纪律的问题,大家干完本组的活,可以适当休息,但不能打扑克,或做其他娱乐性活动。如果其他组忙不过来,我希望同学们站在全班大局的角度帮助一下。我再说一遍,六班是一个整体,要有集体观念,有分工但更要注重合作,哪个组做不好,全班同学都有责任有义务帮助他们。”

老师这番话全是对武鹏飞他们说的,就差直接点名批评了,武鹏飞听了心里十分不爽,回家路上他还再合计怎样对付赵老师。这时许爱华撵了上来,看武鹏飞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猜到了几分,“鹏飞,生赵老师气了吧?”

“能不生气吗,熊人也没这么熊的啊,咱少干活了吗,事先也没说不让玩扑克啊,干完活玩一会怎么了,凭什么把我们组的人调别的组啊?”武鹏飞真想不通,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里打着问号。

“唉!”许爱华叹了一声,“这事啊都怪你们干得太猛了,干活得留点心眼,咱不磨洋工,但也得悠着点,出头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说的都是这个理。”

武鹏飞瞪着眼睛,“你的意思是?”

许爱华狡黠地一笑,“一个字,泡!”

 

    小说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